返回

全球热战,焉能独善其身?掌握宏观策略思维新视角

首页全球热战,焉能独善其身?掌握宏观策略思维新视角

全球热战,焉能独善其身?掌握宏观策略思维新视角

    2016年3月28日,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中国大宗商品投资高级研修班》特邀富察老师为学员们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开课。

    富察老师现任职美国Blenheim Capital基金公司亚洲宏观和商品策略资深主管。1993年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获经济学学士。毕业后在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现商务部)下属单位从事对外工程承包、对外经济援助和“工程换资源”等“走出去”相关工作,后在国资委下属中央企业从事境外项目实施和海外资源开发投资工作。曾在东南亚、大洋洲和非洲长期派驻,熟悉国际基础设施和矿山项目投资融资运作,了解国际大宗商品投资和交易策略。并曾于北京大学CCER和纽约Fordham 大学商学院、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SIPA学习,获得MBA(金融方向)学位、MPA(国际经济政策方向)学位。

    本次课程,富察老师以《全球宏观和大宗商品投资策略》为题,深度剖析宏观经济形式和全球宏观策略,破解全球宏观策略历史演进和商品基金主要模式,从而为投资者们点拨大宗商品市场产业格局、贸易流向和融资模式变化带来的机遇。


    练出一双目光如炬的“火眼金睛”

    在富察老师把宏观经济分为两个视角,一个是学术和政策视角,他形象的把它称之为他们的角度,它聚焦在货币是否中性?要贫富分化+资产泡沫还是高通胀?另一个是市场视角,即我们的角度,它关注的是宏观基本面是否坚实?政策应对是否合适或可持续?金融市场是否具广度和深度?汇率或要素成本调节是否具有弹性?是否系统性和稳定性风险?

    同样的宏观经济分析和全球宏观策略也是存在差异的,经济学家通过分析宏观经济数据、解读宏观政策和预测宏观经济走向;而全球宏观策略师则找出经济现实与市场预期的差距,并预测金融市场方向和波动率,考虑投资交易的风险和收益比率。

    在此基础上,富察老师总结出了他所认为的全球宏观策略的特点,它包括全球视野和布局;跨资产类别和多种工具;自上而下的分析框架;倾向使用高流动性资产和金融衍生品;还有追求不对称交易机会和系统量化和主观可选趋于合一。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方面的内容,富察老师特意介绍了不少典型案例,例如2008年6月中国奥运柴油增强卖空者的信心,显示事件信号有助于择时;2015油价与美股、美债和美元都在喻示相关性信号有助于感知市场核心主题切换;今年1月黄金买权看多价差则绝妙地说明了价格信号暗示了大类资产配置动向和风险偏好。


    投资的小船说翻就翻

    而在谈及近期国际金融市场和大宗商品期货动向时,富察老师提出了他所认可的一个主题、两个阶段、三种衰退风险和四个维度,强调高风险低回报下选“避险”和“低估值”资产,美元首次加息前是“溢出”,现在是“回溢”。低流动性和高波动率,不利EM和商品,分化交易是汇市主题EM国家同时面临结构性和周期性压力。

    而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受益于股、债、汇波动率回升,目前为止是配置牛,回调后关注滞涨牛,相较而言,白银则滞后、波动率大、工业属性强,可以说大宗商品和EM成为安全边际高的“价值投资”,新兴市场还是表现出增长慢、资产重、税息高、利润低的特点。

    随后,富察老师又集中讲解了中国2015年三种衰退压力集聚后,近期企稳的态势,更向大家展示了大宗商品价格、产量、资本投资和ROE的变化图。富察老师指出美债流动性下降,体现在程序化、算法、高频和量化上,股票流动性和价值、势能和质量等相比更重要,一旦投行撤出,CTA对商品流动性的影响就会增强,特别是黄金期货投机盘追涨,尽管它目前面临压力。

    富察老师启发大家思考美豆基金翻多是因中国猪肉、天气还是巴西?由此引出大宗商由边际需求支持的要素,提出商品长期威胁其实是来自替代与创新,而前美国通胀面临结构性和周期性压力很难达标,相应的美国企业投资也在面临结构性加周期性压力,所以出现了美国房地产行业从结构性和GDP贡献看弱的现象,在欧洲则体现为负利率、对新兴市场依赖和财政收缩。


    看看你还缺什么,赶紧补吧!

    富察老师对于大宗商品行业在新环境下的机会眼光独到,他认为新的机遇主要集中有五个方面,即欧美银行减少和商品有关的项目、贸易和仓单融资是大趋势,也就是金属;大宗商品更多使用人民币计价近期也许放缓但方向不变,例如黄金和原油;而中国农产品收储和补贴政策改革带来内外价格并轨机会;同时大宗商品产业从依赖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变;随着中国基金的产融结合,期现结合和PE与对冲结合的模式具有比较优势。

    可见在欧、日、中和美继续宽松,数据企稳,宏观流动性和市场流动性都有所改善的当下,美元受制于国际局势、金融市场和油价,发达国家逐渐“日本化”,2016年注定是后QE时代资产泡沫使得SHARP难寻,OPEC还需要等美国降幅和伊朗增幅明朗,在美元3月FOMC“受惊”后技术派布局呈现C浪下跌的情况下,一切都在指明政治合理但市场不喜,机会转瞬即逝,这不等于机会少、境遇差,相反经济新常态档口的中国,面临着实体经济产业升级、金融市场创新与发展、大国崛起“走出去”的历史机遇与挑战,在新格局下孕育着大量新的机遇。

    成功的投资者总能把握国际金融一体化的世界,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如何与世界逐步接轨的道路。既然资产配置的全球化,产融一体,期现结合已是大势所趋,那么在新视角下展望着新的发展方向也需要一种胸怀。

    不要总说投资的路风高浪急,也不要说自己面临着多少泥潭险峰,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远方,那就只顾风雨兼程,只要你别在战役中全军覆没、一蹶不振,相信总会存在一些机会是独属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