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马静芬:我和褚时健为什么能一起走过60年?

首页马静芬:我和褚时健为什么能一起走过60年?

马静芬:我和褚时健为什么能一起走过60年?

    经过12年的辛劳付出,褚时健二次创业的“褚橙”红遍大江南北,随着2014年11月褚橙庄园的开业,来哀牢山“朝圣”的游客络绎不绝,其中不乏慕名而来的各行业企业家。当媒体大众将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聚焦于褚时健,在试图解答究竟什么才是褚时健一次次逆境求生,创造辉煌事业最大的动力时,一直陪伴褚老的夫人马静芬,才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从这位看似瘦弱多病,但却目光坚定有力,言语非常风趣幽默的褚夫人身上,或许能从另一个视角解开我们心中的谜团。

    褚时健今年87岁,妻子马静芬今年81岁,熟悉褚时健的人都知道,两口子已经相濡以沫数十年。每次褚时健上哀牢山接见访客、视察果园时,马静芬都会陪伴左右,两位老人恩爱甜蜜、对影双双的生活让大家羡慕不已。褚时健也亲口说,老两口子“一个离不开另一个”。

    在2015年4月19日,在与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中国大宗商品投资高级研修班》的师生的交流中,马静芬亲口讲述了她与褚时健风风雨雨60年的点点滴滴,这也是马静芬第一次对“外人”,诉说她与褚时健都很少提及的心里话。

马静芬

    我原来的名字叫“褚马氏”

    1954年夏天,时任玉溪地委宣传部担任干部科副科长的褚时健,前往呈贡县中心小学调研时,一眼就看上了年轻漂亮的青年教师马静芬。

    1955年冬天,双喜临门,少年得志的褚时健登上了玉溪行署人事科长宝座,并水到渠成,与美丽的昆明姑娘马静芬喜结良缘。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女儿,取名褚映群。但这之后,正好赶上“三年困难时期”,马静芬身体也每况愈下,更严重的是夫妻俩从闹小别扭,再到吵架,到最后居然闹了离婚。

    “年轻时生完小孩身体不好多病,用我的话来说,十个指头数都数不完,连上班都成问题,经常生病,中药、西药吃遍治不好。那么现在为什么反而好起来,这都归因于学佛。首先,学佛认识一些不认识的人,以前很多东西放不下,现在呢我总结一句话:学佛以前我的名字叫禇马氏,它姓褚姓马,没有我的名字,为什么呢?因为我的生活就靠他,他高兴我高兴,他生气我着急,所以整个生活过得不是那么开心,身体就不好了。”马静芬回忆起当年的这段生活经历,将自己身体不好的原因归于对爱人褚时健“过度”的依赖。

    “那时候不像你们现在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什么都可以做,那个时候的生活很艰苦。他只知道工作,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会的东西很多:打猎、抓鱼,他用手都可以拿到鱼。在嘎洒地方有条小溪,我在附近学校教书,他在厂里当厂长。后来他就搬到这里来。

    “他的工厂扩大了,我就带两个孩子在下面,到了他要回去的时候,我带着两个孩子可以看见他在山路上走,我就跟孩子说爸爸回来了,就在门口等他,等他回来以后,背了包回了房间,我们还没有走到房子,他又出来了,去钓鱼去了,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可以想象那个时候的我是怎么想的,他是怎么想的。”

    “他是想生活艰辛,一定要抓来鱼给我们吃。但是作为我来说,带着两个孩子,一直看他走下来,等他进房子,又走了。有时候一个月才回来一次,这种情况我的心情是打击,他不理解我,他又觉得我不理解他,他会想:我那么辛苦走下来,工作又辛苦,为了改善你们的生活我赶紧去拿鱼,去晚了就拿不到鱼了,你们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忍让理解”让我们一起走到今天

    “那个时候我很不理解,我那时的心态是你不给我们吃鱼,你关心我们一下都比拿鱼给我们吃要好。但是他又觉得对不起我们,叫我一个人带俩孩子生活那么困难,买不到也没钱去买,他那时不要钱,所以当时矛盾很多。真的,我当时年纪轻就想跟他离了算了,过不下去,到后来我学佛之后,我想我出家去算了。我们两个性格是这样的,当时很困难的。因为他的心态是把工作干好,要赚钱,到现在都有这种情况出现,举个例子,去年果子落了2000多吨,他可不会想到我,他就想他的果子怎么办,落了这么多,明年是不是还这样落,落得更多,他想的问题都是这些。”

    “这时我明白了,过去我不理解,可是我也是自私的,我不知道你怎么不来照顾关心我。刚说学佛以前我总结我叫褚马氏,意思是过去的女人嫁夫随夫的心态,学佛以后这些事我能放下,我能理解。学佛以后我不是念经的,我只是打坐的,就是禅宗的坐禅,静坐,你可以静得下来,然后就像有谁在指点我一样,当时我总结四个字:忍让理解,有这四个字,你们就不会像我过去了,一吵到厉害的时候你想死了算了,学佛以后争吵厉害时我说我出家当尼姑去了,现在的我不会想这些了。

马静芬
马静芬在课后把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佛经《王凤仪言行录》送给学员,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我学佛的时候,有人问为什么这样的日子能过到现在,我们两个没有离婚?从我的思想来说,过去的女人家庭是父母包办的,那解放以后离婚是可理解的,那我们是解放以后结婚的,都是自己找的,父母根本管不了我们。自己找的自己要离婚,简单说不好意思,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离婚使两个小孩单亲,一个没爹,一个没妈;还有一个方面,因为这么多年,他的灾难也多。这句话我从来没说今天在这儿说,是不是我给他带来的灾难。要是我不与他结婚,可能情况不一样。他是右派,我从来没骂过他一句。我们知道许多夫妻这种情况就离婚了。男是右派女提离婚,反之亦然,这种情况当时很常见。我不但没提,而且他在延江劳动时,我带孩子就跟他去了。

    “作为右派家属,我是怎么想的,当然我一个人也有困难,身体不好又带孩子,但是我不是为了困难去找他,我这样想:我去了全家在一起团圆了,都是右派,谁也不会欺负谁,这样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一点。我在玉溪市政府工作时,科长跟我总结,每周六开会,自我检讨大家提意见,到了年终搞鉴定,我的鉴定表上有关于马静芬就是察言观色的一点,为什么要察言观色?怕人家整我。所以察言观色看看领导什么态度,但是那也是犯法的,错误的。我现在有个重孙女一岁多,我就跟她总结,这个姑娘不得了,她会察言观色,所以就开个玩笑的话,那是我遗传给她的。那么我们一直过到现在,有时候甚至现在还会有病,但是这四个字,相信他对这几个字也学到很多了,这辈子一直忍我让我,理解我,才可能过到现在。

马静芬
当马静芬说到这里时,我们隐约看见褚时健眼睛里闪动着泪花

    “那么这个故事曾经跟其他朋友分享,有一个在座的就站起来说:马老师我错了!我说你怎么错了我们在这里吃饭聊天跟我说我不理解。他说我今天回去以后会对她好一点。他老婆也坐在那儿。听了之后他老婆也站起来说我也错了,我以后也会对他好一点。我当时倚老卖老让他俩都站起来,酒杯斟满酒。他俩莫名其妙,站在我面前。我说喝交杯酒从此以后两人好好过不要再吵闹了。

    “忍让理解这四个字是我学佛后慢慢总结出来的。还有一次我讲了以后,一对夫妻一下子就激动了,跟我表态我们以后会好好过。你放心,不会再提离婚这个字了,年轻人想到离婚就想想这四个字,也想想我们,要是我们两个离婚不会有今天,我就享不到他的福,也看不到这么大的果园了,他建了这么大的果园,我也不好?”

    “天道酬勤”就是褚橙成功的秘密

    “我把我们这几十年经历也总结出了四个字,书法家写了几次我想把它挂起来,那就是‘天道酬勤’,它对我们家特别重要。我孙女也说这是他们公司的精神,的确是这样。年轻时我看过一部电影叫《秋翁遇仙记》,他种了很多菊花,在仙人帮助时就繁盛。我们这里感觉也会这样的,的确有天在帮助我们。这些话包括佛教不是迷信,更不是骗人的,有一些是骗人的。我不进寺庙就是用那句话佛在心中,我身上带着玉佩,还有一个奇怪的事情,前年我摔了一跤,可把我吓得。工人过来说要抱着我跑,我说不能跑赶紧把我放下。之后没有什么事,很快就康复了。当时我身上带着个佛像,我不记得放在哪了。

马静芬
中途,马静芬忽然转身问褚时健:我的腿是什么时候摔的?褚时健:我记得是去年。

    “等我起来时,它就在我枕头下,用佛语来说显灵了。愿意学佛的人,我不是说每个人都要学,缘分不到时,可能也不会想去学,先不要去学别人,当时我没有拜师傅。如果大家问我你怎么病那么多还活到现在如此有精神,也是学佛有神灵保佑我的缘故。就说这些吧。”

    人们常说:一位男性的最高品位就是他选择的女人。马静芬用对自己人生的演绎,替褚时健证明了他的人生品位。

褚时健夫妇与《大宗商品班》师生合影

    从1955到2015年,马静芬与褚时健携手走过了60个春秋。这对曾经经历了无数磨难的夫妻,现在看上去依旧相濡以沫,恩爱如初。这次马静芬老人道出的“忍让理解”四个字的婚姻秘诀,也同样教育与勉励着我们每一个在追求人生幸福道路上的晚辈。

本文为清华深圳研究生院财富管理中心(微信号:wealth-tsinghua)原创,转载请务必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