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付鹏 -> 观点 -> 正文

付鹏:无法下赌注的“人民的钱币”

分享到:

  付鹏——宏观策略研究专家、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经理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班》高级讲师
  曾任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和中期研究院首席宏观策略顾问;原英国伦敦所罗门宏观策略对冲基金策略经理;旅居英国11年,毕业于英国雷丁大学国际证券投资银行专业;对资本市场之间的轮动及全球宏观经济的把握有着深刻的理解,曾对08年金融危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并且提出了深刻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相辅相成关系的研究。

  和年初人民币的情况和套路一样:

付鹏1.jpg

  事实上我并不认为进入到2017年之后的离岸市场的深度变浅之后还有多少人在赤裸裸的做空人民币,这就如同一个明知道会被逼仓的局还主动跳进去一样;这场人民币反弹对美元的剧烈反弹,一个很重要的起因就是评级机构穆迪1989年以来首次下调了中国的信贷评级,完全不给我们面子,我们自然立刻表示不满,称穆迪的评级“绝对毫无根据”。

  随后国内即刻宣布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加入逆周期因子,原因官方给的是--“目前中国外汇市场“容易受到非理性预期的惯性驱使,放大单边市场预期,进而导致市场供求出现一定程度的“失真”,增大市场汇率超调的风险”。

  而从过去一段时间的人民币中间价持续强于市场预期的情况来看,估计年初第一次干预之后(如图红色时间轴以后)所谓的“逆周期因子”就已经加入到PBOC设定每日中间价当中,只不过一直没有公开的宣布而已,中国主动推升人民币汇率并减少市场在汇率上的决定作用,降低了直接进入市场“真枪实弹”操作的必要,主要的目的当然是削弱人民币下午四点半收盘价的角色,遏制对人民币单边投机;

付鹏2.jpg

  这种情况和年初离岸人民币触及到7的整数关口需要稳定的情况是一摸一样的,抽水断流引发反馈阻止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形成,对于远期NDF的偏离做一个修正(当时NDF+12m已经到了7.3水平)

  同时离岸人民币的流动性收紧开始在调控下发生,离岸人民币的反馈导致不断离岸人民币的拆借成本不断地走高,就像年初的日记里详细的解释了CNH市场的情况,离岸人民币市场变得很脆弱,一旦“某个因素”引发CNH的拆借利率走高的时候,离岸人民币的升值循环就会开始;

付鹏3.jpg


推荐阅读:

  (港交所详细解释了付总日记里的图)

  在2017年底重要的会议到来之前,国内一直在阻止资金外流,防止金融冲击,对外收紧对内拆除炸弹的工作可以说是今年政策的重中之重,这个时间点,内部拆除炸弹需要一个稳定的外部金融环境来配合,虽然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管控收紧牺牲了离岸人民币的流动性,也使得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大幅度的放缓(国内目前提国际化的声音也变得很低),包括未来开放资本账户也只会缓慢推进,但是在今年必须清楚的认识到我们可以掌控的地方就是我们的阵地,内部炸弹拆除才不会给外围任何做空势力可趁之机;

  人民币的套利机会当年在人民币升值时曾经大行其道,当然如果这样的选择属于不得不的话,那么市场结构在干预必然会发生扭曲,那么这种扭曲必然也会向当年一样带来逐利者;

  只是在这样越变越浅(流动性),越变越不透明(管理)的领域,还会有多少愿意和“人民的钱币”单边博弈的人呢?

  来源:付鹏的财经世界(微信号:GlobalMacroHedge)


来源:付鹏的财经世界     日期:2017-06-19 10:34:51     浏览次数:246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3682327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