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刘志刚 -> 观点 -> 正文

刘志刚:做日内短线 追求长期稳定盈利

分享到:


  刘志刚——期货短线交易高手
  《清华实战期货班》高级讲师。
  网名“添瑞”,期货短线交易高手,2006年开始从事股票、基金、权证等多领域金融品种的投资,在期货投资方面具有丰富经验。
  建行乐当家兴业期货实盘大赛大师组第一届冠军、第二届亚军,七禾网实战排行榜2014-2015年度冠军,和讯期货实盘大赛第四,第七届“蓝海密剑”中国对冲基金公开赛海军组第1名、获上将军衔晋衔奖。
  交易风格以日内短线和高频交易为主,偶有隔夜单,交易业绩异常华丽,5个月将300万做到7000多万。

    访谈精彩语录:

    我的第一桶金是权证上赚到的。权证和期货是我比较擅长的。

    以前我做权证的时候非常顺利,很少有亏损,现在做期货就不一样了。在资本市场,多一种盈利模式不代表你能赚更多的钱,反而增加了风险。

    (权证)我估计本金大概是5-10万之间,最多的时候赚到700多万。

    现在的股指期货跟以前的权证相比,用的方法一样,但难做很多。

    如果一段时间自己做得不顺,稍微停下来或者把仓位降低,通过小仓位少操作找回盈利的自信。

    我习惯于开一单马上见利润,这样自信心就会增强,如果每开一单就亏损,对自信心的打击是比较大的。

    做日内短线,在风险很小的基础上能找到一个稳定盈利的模式,我觉得还是比较适合我的。

    我做日内短线交易可以把仓位放得很重,可以下到99%。

    我个人认为隔夜的交易模式仓位最多不超过50%,中长线的不超过30%。

    做日内短线我追求的是长期稳定的盈利,不要求每天要赚多少。

    不是市场让你亏损这么多,而往往是自己意识到错误却不改正、止损不坚决等,都是个人因素,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个人。

    做日内短线的瓶颈是资金问题。

    我觉得超短线的模式更适合年轻人,年纪大的可能反应没这么快,但像我这种做日内波段的,年龄的影响并不大。

    这种盈利模式(日内短线波段)更多的是靠判断力和执行力而不是瞬间的反应能力。

    我在办公室看8个屏。

    盘感也很重要,什么叫盘感?我是做股指期货的,盘感就对股市的感觉。

    形态、K线、指标、均线、MACD、成交量,这些我都会看,但对我而言最主要的还是盘感和形态。

    我觉得自己的盘感还是不错的,但我的状态也是有变化的。

    市场会不断地变化着重复过去发生的东西,这就需要自己不断的总结,盘感才会延续下去。

    我觉得盘感可以复制但是不一定能够成功。

    “市场永远是对的,交易者永远是错的”。

    基本面我会看但不是很重要,看它也是对后市大的方向判断,尽量按照这个方向来做。

    我两个(追涨杀跌和背离)都做,做日内短线一天几十个来回,不可能只用一种方法。

    开仓主要是追逐杀跌,尽量把单子开到起爆点上。

    我不做商品只做股指期货。

    股指期货跟大盘的联动性比较强,做股指期货基本上是看大盘做,跟以前做权证是一样的。

    一般在日K线级别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形态,比如说放量突破,确立趋势性质的时候,我会选择隔夜,但是仓位不会很重。

    做隔夜就是赌第二天的高开或是低开。

    盘口活跃的时候日内基本满仓,隔夜一般半仓左右。

    做得不顺的时候,脑子是比较混乱的,本来就亏钱了,还急于下单,这个时候往往是很不理智的。

    很多时候不顺利都是主观因素造成的,不要把责任归到客观因素上。

    目前来看资金容量在1000万到2000万之间。

    股指期货上市时我一天一百个来回,现在二三十个来回,我理想的状态是让自己的资金容量越来越大,周期放长一点。

    (做日内短线)执行力、自律非常重要,该止损一定要止损,成功率要高一点,要耐得住寂寞。

    在看得准的时候出手,看不准就观望,多看少做。

    我用的都是最简单的技术,随便买本书都比我讲的详细,之所以到现在还是有不错的收益,最重要的还是心态上的自我约束能力。

    程序化我是认同的。

    市场在变化,程序化也要不断的更新,一个程序编好了不动要一直赚钱是不可能的。

    手续费比我赚的钱要多不止一倍,估计有3-4倍。

    我个人还是想去参与类似的产品(期货类基金产品)。



    记者1、刘志刚先生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你股票、基金、权证、期货都做过,就您切身感受而言,这四项投资哪一项您最擅长?为什么?

    刘志刚:这些品种我都做过,最开始进入资本市场做的是基金,当时还在公司上班,以理财为目的选择了一个基金,后来慢慢了解到了股票、权证。
 
    我的第一桶金是权证上赚到的。要在这四项里面选择一个,我觉得权证是我最擅长的,股票做得一般般,可能还是亏钱的,期货做得也不错,因为权证取消了,就以股指期货为主,收益还行。权证和期货是我比较擅长的。

    记者2、都说权证和期货有一定的类似性,您觉得权证和期货有哪些相通之处?有哪些差别?

    刘志刚:权证和期货我比较擅长,因为它们有个共同的特点——T+0,我个人觉得T+0的品种更适合自己一点。另外权证、股指期货跟大盘走势的相关性还是比较密切的。

    说到差别,权证只是一个单向的交易模式,只能做多,而期货可以做多、做空,不管上涨下跌都可以盈利,权证只能一个方向盈利,下跌就要谨慎一点或者说抄底点位要精确一点。

    记者3、刚刚您说到了权证只能做多,股指期货既能做多又能做空,这点差别会不会导致两者交易机会的不同?

    刘志刚:其实不是,很多人觉得期货又能做多又能做空,两个方向都能赚钱,盈利会更好,但是在操作的时候效果却不是这样。以前我做权证的时候非常顺利,很少有亏损,现在做期货就不一样了。在资本市场,多一种盈利模式不代表你能赚更多的钱,反而增加了风险。本来是非常看多的市场行情,因为期货是双向的,有的时候会想做空是不是会赚钱,多少都有些影响,而权证只能做多,如果今天行情不好,我可以不做,所以说不是多一个盈利的机会。

    记者4、您当年做权证的业绩如何?现在做期货的一些手法是否有借鉴当年做权证的手法?

    刘志刚:具体收益率是多少不好统计,我估计本金大概是5-10万之间,最多的时候赚到700多万。

    我现在做股指期货的手法和当年做权证的基本一样。但因为股指期货的上市造成了市场的变化,用这种方法做的人越来越多,盈利能力就有所下降,现在的股指期货跟以前的权证相比,用的方法一样,但难做很多,盈利困难很多。

    记者5、您做期货有没有大亏过?若有,当时您是如何走出亏损的阴影的?

    刘志刚:我做期货有过大起大落,怎么走出来?我觉得信心最重要,如果一段时间自己做得不顺,稍微停下来或者把仓位降低,通过小仓位少操作找回盈利的自信。我习惯于开一单马上见利润,这样自信心就会增强,如果每开一单就亏损,对自信心的打击是比较大的。

    记者6、您做期货以来一直是做日内短线吗?您有没有尝试过其他交易方法?您为什么主要选择做日内短线?

    刘志刚:我以前做权证就是以日内短线为主,很少过夜,现在做期货也只是偶尔尝试着过夜,但会选择比较有把握的机会,仓位不会很重。不管做权证还是期货,我觉得永远要把风险放在第一位,如果选择隔夜仓,就会有很多东西不受自己的控制。做日内短线则可以规避掉很多风险,比如一些政策性的风险、外盘的影响等。做日内短线,在风险很小的基础上能找到一个稳定盈利的模式,我觉得还是比较适合我的。

    记者7、您觉得日内短线交易和隔夜波段交易、中长线交易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刘志刚:我做日内短线交易可以把仓位放得很重,可以下到99%,但是做隔夜、中长线这么重的仓位肯定是不行的。我个人认为隔夜的交易模式仓位最多不超过50%,中长线的不超过30%。在方向正确的时候,可能日内交易的盈利不像隔夜、中长线的盈利这么大,很多时候利润是来自过夜的。做日内短线我追求的是长期稳定的盈利,不要求每天要赚多少,比如今天跌了1%,我不要求要把1%都赚到,赚其中的0.5%,然后明天可能涨了0.5%,我只要做到不亏,长期的积累,我觉得不会比做波段或者中长线赚的少。但日内短线的利润要靠时间的积累,一两个星期肯定不行,几年下来或者十几年下来慢慢积累,利润还是非常大的。跟资金也有关系,资金很大做日内也很难做,比如有几十亿,不可能拿来做日内短线,像我这种模式,一两千万的规模还是可以接受的。

    记者8、相对来说日内短线交易的风险会比其他交易方式小一些,但并非没有风险,您觉得日内短线交易的最大风险是什么?最大不确定性是什么?最大瓶颈是什么?

    刘志刚:做日内短线最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是存在的,但它取决于在个人而不是市场。不是市场让你亏损这么多,而往往是自己意识到错误却不改正、止损不坚决等,都是个人因素,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个人。
 
    做日内短线的瓶颈是资金问题,当资金做到一定程度时候,做日内短线就很难做了。我做日内短线要求开仓成本和平仓成本要很低,这就要看当时盘口单子的数量,我现在用一千万做,当市场不活跃的时候,一千万也没办法做,只能用其中的两三百万做,当市场活跃的时候,则可以放大点。

    记者9、很多人都说短线适合年轻人做,年纪大了不行,您是否认同?您觉得自己做短线能够长久做吗?

    刘志刚:日内短线其实也分很多种,比如有日内波段、超短线,就我个人而言做的是日内波段,它的要求并不是很高。我有些朋友是做超短线的,可能对网络速度、电脑和服务器硬件设施等要求很高。这就是两种不同的交易模式。我觉得超短线的模式更适合年轻人,年纪大的可能反应没这么快,但像我这种做日内波段的,年龄的影响并不大,就个人而言,再过几十年还是可以做的。这种盈利模式更多的是靠判断力和执行力而不是瞬间的反应能力。

    记者10、您做内日短线交易,下单更多依据的是盘感反射?是形态分析?是指标分析?是盘口价格跳动分析?还是成交量分析?或是其中的几个因素的综合分析?

    刘志刚:这些我都看,我在办公室看8个屏,你说的这些我屏幕上都有。包括盘感也很重要,什么叫盘感?我是做股指期货的,盘感就对股市的感觉。大盘是很多股票构成的,同样的点位不同的组成也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比如今天涨了是银行涨了,或者因为金属、煤炭涨了,涨的力度如何,有没有龙头股,这些不同对后市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不是说今天涨了明天就一定涨,或者今天跌了就一定跌,我觉得这就是盘感。今天该涨不涨,该跌不跌,要知道有哪些成分因素构成,然后去判断后市该怎么走。最近大盘在2000点附近震荡,跌破2000点是真的突破还是假的突破,看起来是同样的走势但是造成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感觉很犹豫、突破不坚决,然后没有个股放量下跌的配合,可能这是一个假突破,后市可能有一个反弹,这是我的盘感。
 
    像形态、K线、指标、均线、MACD等,这些我都看的,主要以均线和MACD为主,其它的偶尔看下,主要是盘后分析时看一下,盘中一般是不看的。盘口跳动我看得不多,做超短的比较看重,他们基本上不看K线,也不看分时图,就看盘口来回波动。成交量我也会看,但不是很主要。这些我都会看,但对我而言最主要的还是盘感和形态。

    记者11、您感觉自己的盘感好不好?您认为盘感能复制吗?

    刘志刚:我觉得自己的盘感还是不错的,因为做了这么久了,有一个比较稳定的盈利模式。但我的状态也是有变化的,有些时候也不能说状态不好,因为市场是不断变化的,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历史不会简单重复 ”,这是道氏理论最基本的一句话,市场会不断地变化着重复过去发生的东西,这就需要自己不断的总结,盘感才会延续下去。如果有段时间不去总结了,盘感可能会慢慢变差或者消失。所以我觉得盘感可以复制但是不一定能够成功。我经常跟高手进行交流,学习的是他们怎么理解市场,今天为什么涨,今天为什么跌,如果不按我的方向去,我认为要涨但是没涨,这问题又在哪,其实更多学习的是分析能力,我觉得适应市场才是最重要的。还有一句话,“市场永远是对的,交易者永远是错的”。

    记者12、您做日内短线交易时,会不会关注基本面信息的变化?您觉得分析基本面对做日内短线有没有作用?

    刘志刚:基本面我会看但不是很重要,我看基本面主要是对大的趋势的判断,对日内短线没什么用。看它也是对后市大的方向判断,尽量按照这个方向来做。基本面向好,股市走好的概率也大一点,我可能做多为主;基本面不好,可能以做空为主,但也要根据盘中的走势变化来变化。

    记者13、有些人做日内短线会买在涨势的回调处或跌势的上涨处(比如汪斌),另一些人做日内则是用追涨、杀跌的方法,您觉得这两种方法哪一种更有效?您的方法主要是哪一种?

    刘志刚:我两个都做,做日内短线一天几十个来回,不可能只用一种方法。追涨、杀跌我做的也比较多,很多时候也会把自己的单子砸到爆点上面,做背离也有,做的不是很多,背离我更多选择的是平仓的位置,我不太会平掉后马上开相反的仓位,因为人的思想变化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不可能开了个多单瞬间就变空单。开仓主要是追逐杀跌,尽量把单子开到起爆点上。任何方法,适合自己最重要。

    记者14、您做日内短线一天多则四五十个来回,少则十几个来回。如果股指期货没有单账户每天成交量的限制,您会不会做得更多一些?

    刘志刚:会多,但也不会多太多,主要还是取决于市场,市场活跃可能相对多一点,不活跃就相对少一点。

    记者15、您做日内短线是否只做股指期货?有没有做商品期货?主要做哪几个商品品种?为什么会选择这些品种?

    刘志刚:我不做商品只做股指期货,因为是做权证出身,股指期货跟大盘的联动性比较强,做股指期货基本上是看大盘做,跟以前做权证是一样的,所以我选择股指期货。对商品期货我也不了解,我觉得不了解的东西还是不要去碰,以控制风险为主吧。

    记者16、您主要做日内,但有时候也可能会隔夜,请问您会在什么情况下会隔夜?您隔夜的单子一般持有几天?

    刘志刚:一般在日K线级别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形态,比如说放量突破,确立趋势性质的时候,我会选择隔夜,但是仓位不会很重。一般不会选择持有几天,因为我的交易模式就是以日内为主,之所以做隔夜就是赌第二天的高开或是低开,或者是基于外盘的判断,比如说我判断今天的外盘至少不会涨,我会选择空单过夜,反过来我认为今天会涨,本身走的比较强的,我会选择多单过夜。

    记者17、您日内一般仓位多少?隔夜一般仓位多少?

    刘志刚:盘口活跃的时候日内基本满仓,隔夜一般半仓左右,机会很好也有全仓过夜的经历,但是不多,一般就三分一或者半仓。很有把握的机会我会全仓过夜,前提是如果第二天不对,肯定是开盘就跑。

    记者18、您做交易时,会不会出现做得不顺手却越做越亏、越亏越停不下来的情况?您觉得应该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刘志刚:有。我现在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是连续做几笔都不顺或者觉得市场老是跟自己对着来,就选择站起来去倒杯水或者干点其他的,过个三五分钟再回到座位上。目前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做得不顺的时候,脑子是比较混乱的,本来就亏钱了,还急于下单,这个时候往往是很不理智的,站起来走走、深呼吸,然后再去看这个行情,我觉得会好点。

    记者19、您一次下单的亏损控制在什么范围内?整个账户的最大回撤控制在什么范围内?

    刘志刚:这个不好说,一般下单在形态上会给自己一个点位,比如到什么点位不对了,价格到那个点位我就选择平仓,一般不会亏很多,尽量在1%以内。整个账户也做得不算好,年初的时候回撤了30-40%,出现在连续亏损,造成一个比较大幅的回撤,这往往是心态的因素造成的,像刚才提到越不顺手越做越亏。今年大的亏损后慢慢总结出来,我总结刚刚说的比较适合自己平静心态的一个方法。

    记者20、您有参加“建行乐当家杯”兴业期货实盘大赛,去年是该大赛大师组的冠军,今年也一直保持在大师组第一名(大赛正在进行中)。请问您大赛账户和普通账户的做法是否有所不同?有哪些不同?

    刘志刚:大赛账户因为资金比较小可能相对灵活,一百万做十一二手,基本上可以做超短,另一个的账户比较大可能没办法做超短。盘中会出现比较好的机会,但不是很活跃,成交盘口比较小,这个时候非比赛账户不动或者只下一点点仓位,比赛账户基本上可以满仓下进去,想出也很快。有了比赛账户,在有比较好的机会时,我就选择满仓过夜,非比赛账户最多用个小仓位过夜。前段时间过夜的成功率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成绩还是比较好的。

    记者21、大赛的交易可能会追逐名次或比较激进,这会不会干扰您的交易情绪?或者使其他账户的操作受影响?

    刘志刚:肯定会有影响,前期阶段主要是追赶的过程,可能影响比较大一点,后期领先了也不管别人怎么走,尽量自己做到最好。我记得有一次我开了个空单,市场是很相空的一个趋势,但我用比赛账户想抢个反弹,做了个多单,后来市场没有反弹,直接下去,理论上是看空的,但是比赛账户是多单就造成我思想发生变化,空单不敢追,多单止损又不坚决,就亏了。本来非比赛账户一直做空的,但是不敢做,也变成了做多,想把比赛账户的亏损补回来,后来造成比较大的亏损。很多时候不顺利都是主观因素造成的,不要把责任归到客观因素上。

    记者22、都说短线交易方法无法操作太多的资金,您觉得自己的交易方法的资金容量有多大?

    刘志刚:目前来看资金容量在1000万到2000万之间,之间尝试过2000万但不是很成功,现在做1000万还可以。我现在也在寻找突破,希望把资金做大点,前提条件是把持仓时间放长,目前还是处于不断的摸索过程中,还不是很成熟。

    记者23、随着资金量的增大,您会不会考虑加入周期更长一点的交易方法?或是多参与一些品种、多参与几个市场的交易(比如多参与几个商品品种或参与外盘的交易)?

    刘志刚:我现在也是在转型,股指期货上市时我一天一百个来回,现在二三十个来回,我理想的状态是让自己的资金容量越来越大,周期放长一点,这也是我现在不断追求的交易模式。至于其它的品种,我暂时还不考虑,因为不了解的东西我还是不想去参与的,控制风险是最重要的。市场好起来的时候,我可能会拿些资金去做股票,做一些长线的单子。

    记者24、有人说做短线是最考验人的、是最难做的,您觉得做短线要取得成功,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刘志刚:我觉得执行力、自律非常重要,该止损一定要止损,成功率要高一点,要耐得住寂寞,很多人会觉得不下单会失去一个赚钱的机会,反过来来说,不下单也是隔离风险的机会,不参与市场,风险影响不到自己。在看得准的时候出手,看不准就观望,多看少做。

    我用的都是最简单的技术,随便买本书都比我讲的详细,之所以到现在还是有不错的收益,最重要的还是心态上的自我约束能力。什么叫技术分析,因为有人用就有效,没有人用的东西,就是无效的,那么多技术分析、指标,用的最多的最有效,所以我觉得还是个人主观问题。

    记者25、目前市场上有些朋友在用程序化做股指日内短线,其中某些人也做得挺好。您是否认同程序化的做法?您觉得程序化交易做日内短线,盈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刘志刚:程序化我是认同的,因为我身边也有朋友在做,就是把自己比较好的盈利模式放在程序里。有些人的执行能力差,就用电脑去执行,就不会存在执行力差的问题。我认为程序化追求的是一种稳定性而不是暴利的盈利能力,在国外成熟的程序化交易,一年盈利20%到30%就很好了。
 
    能否持续还是要看交易系统怎么样,一个好的交易系统,长期来看肯定有种稳定盈利模式,不能用短期一两年来看,很多行情还没出现,还不知道程序会跑出什么样子,成熟的程序化,我觉得还是要看时间更长远一点,至少要看几年以后才能说这个是很好的程序。市场在变化,程序化也要不断的更新,一个程序编好了不动要一直赚钱是不可能的。

    记者26、手续费是短线交易的一大块成本,您每赚1万元净利率,大约要交多少手续费?

    刘志刚:手续费比我赚的钱要多不止一倍,估计有3-4倍。

    记者27、今年期货手续费下降了两次,就您参与交易的切身感受来看,股指期货的日内波动节奏有没有发生变化?对日内短线交易者来说有没有更好做一些?

    刘志刚:变化肯定是有的,很多时候的震荡幅度比以前要小,以前大盘震荡10个点,股指期货会跟着震荡10个点,现在大盘震荡10个点,股指期货可能只有5-6个点,节奏变化就很明显。对日内波段影响也不大,不管手续费怎么降,市场总是要变的,该涨的时候大盘也会涨,该跌也有跌的需求,只要方向正确,还是可以做的。对我这种日内波段不见得会更好做,感觉手续费降了也没比以前多赚了多少钱,相对来说对超短的影响会很大,我有几个朋友没有降的时候不是很顺利,一降之后每天可以多赚好多钱。

    记者28、期货资产管理的时代已经到来,您在期货正规产品发行等方面是否有所打算?

    刘志刚:我个人还是想去参与类似的产品,每个人都把自己做到最好,做大做强,靠一个人能力还是有限的,如果能参与产品,未来的机会会更多,对自己来说也是比较好的提高机会。但是个人而言这方面没经验,我有一些个人方面的操盘技巧,而提到产品,资金肯定比较大的,对我来说,突然这么多资金可能不适应,我更希望和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合作,慢慢提高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未来才会做得好一些。

    记者29、刚刚您说到一些方法从权证而来,您是看着现货做的,还说到看8个屏幕,请问您怎么看现货的,8个屏幕是看哪8个内容?

    刘志刚:8个屏幕倒不是8个内容,因为我有些是一拖二,有时候两个屏幕是显示同样的内容。股指期货我主要看分时、一分钟K线,商品期货的东西我也要看,但不主要,外盘我也会看,更多的是看股票,有4个屏是看股票的,金融、地产、金属等影响力比较大的权重指数,包括影响力比较大的股票,像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招商银行这些股票我都会看。今天市场涨了,为什么会涨,如果是有影响力的股票带动上涨,我会选择做多。如果是中石油盘中跳动几个价位,等下还会回去,我不会追多,在涨不动的时候还可能做空。


来源:网络     日期:2015-11-10 15:15:06     浏览次数:628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