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富中心 -> 期货投资 -> 正文

高手间绝不是交易技术的较量...

分享到:

  每一本关于期货交易的书,都会不厌其烦地提醒投机者,交易不利时要及时止损,迅速退出市场以减少损失。“如果你不愿意亏小钱,迟早就会亏大钱”, “刚开始时的损失总是最廉价的损失”,等等。

  尽管有如此多的提醒和忠告,面对交易不利的局面,投机者普遍性的习惯仍然是不愿迅速认赔,避免重大亏损的发生。理性上,一个投机者可能认识到止损的重要性,但在实际交易中却往往做不到,问题似乎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交易不及时能够果断地壮士断臂,迅速止损,要求投机者具备极大的智慧、勇气和毅力。这不仅涉及到投机者对市场交易的本质问题理解是否正确,投机策略是否合理、科学,是否具有亏小钱、赚大钱的基本交易思路,更是和投机者的精神态度、心理、意志力等方面有着重大的关系。在交易明显出现不利局面时,迅速改变自己的想法、推翻原来的市场判断、承担实实在在的损失,这一切都会给投机者带来沉重的心理、精神负担。尤其是对一个市场新手,这种压力可能会彻底摧毁他的意志和信念,使他在应该采取止损措施的那一刹那,放弃努力,败下阵来,成为精神上的软骨头。

  其次,每一次交易中,具体止损点位的设立,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有时候,我刚刚在绝望之中止损离场,市场价格立刻回到了我原来交易的方向。如果我再坚持一会,不但不会亏钱,反而能大赚一笔。回头一看,我正好买在市场的最高点,卖在市场的最低点。从理性的角度思考,为了控制交易风险,在入市以后出现损失时,及时离场是一个聪明的举动。但是,因为止损点设置不科学,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市场愚弄,被迫来回割肉,又深受无原则、不合理止损的伤害,我的行为看起来完全就像一个大傻瓜。

  终于,有一天,我的精神状态到了崩溃的边缘,对这种盲目的止损措施已经非常厌倦。当市场价格走势再次对我不利时,我变得非常麻木,眼瞧着浮动亏损的扩大而无动于衷,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结果,我的账户被洗劫一空,我暴仓了。

  问题又回到了起点。

  只要我还在期货市场从事投机交易,止损是帮助我躲过重大灾难的惟一办法。尽管每一次砍仓都要经历一次精神上痛苦的折磨,但是,鸵鸟式的逃避显然无济于事。如果你不能控制风险,风险迟早就会控制你。

  也许是对自己的自我控制能力缺乏足够的信心,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请了两位助手帮助我进行止损。我在下单之前就告诉他们,市场价格一旦到了我事先确定的止损点,他们立刻帮我砍仓。我当时应该说非常理智,甚至考虑到了自己心理、性格上的弱点,并且事先做了预防。因为我知道,如果入市以后市场价格走势真的对我不利,我很可能仍然会坚持原来的判断,心存侥幸,固执己见,阻止他们的行动。毕竟我是老板,他们是手下。到时候,他们很可能屈从于我的权威而唯唯诺诺,这样一来,我们原来的约定就会变成一纸空文。所以,有一天,我特意邀请我的两位助手吃饭,强调他们在交易中的责任,鼓励他们在交易时不要顾忌我的脾气,严格执行止损纪律。看起来这个方案非常周密,几乎万无一失。如果能够顺利实施,交易方向准确时,我就可能赚到大钱,而一旦我的判断有误,别人会在旁边盯着我的交易,帮我控制风险,只会损失一点小钱。

  后来的交易实践表明,我当时自以为万无一失的方案,实际上毫无用处,是一个市场新手非常幼稚、可笑的想法。不但孤立、静止、机械地看待市场交易中的止损问题,而且根本无法在实战过程中切实做到。

  首先,止损策略只是投机者在市场判断失误时的一种保护性措施,用来阻止重大交易亏损的出现。但是,当一个投机者总的交易赢利小于一系列止损所带来的损失,即投机者没有能力在市场交易中赚取足够的利润时,严格的止损措施只是延缓投机资本减少的速度,不能改变投机者最终失败的命运。

  其次,止损和投机者的交易理念密切相关。

  对于一个长线交易者来说,由于他每年交易的次数很少,每次入市前都做过充分的研究,可以很从容地确定交易失败时的退出位置。止损点位非常明确,执行起来也相对比较简单。

  而对于一个短线交易者,尤其是根据市场盘面变化操作的日内交易员,他每天频繁地进出市场,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波动,只能依靠某种本能、感觉作出买卖决策。有时候,我一天要交易十多次,一笔交易从开始到结束可能只有几十秒钟,很难在入市交易前详细策确的止损点位。从入市到止损,一切取决于操作者非常个性化的市场感觉,旁观者很难插手。

  在早期的期货交易中,我纯粹是一个短线作手,我以为请两个助手帮我进行止损操作,就可以避免出现大的损失。实际上,我的短线交易方式天然地排斥这种看似聪明的合作,由始至终,我必须独立决策、独立承担交易后果。如果我自己缺乏足够的自我控制能力,在市场走势和我的判断不一致时不能果断撤退,我的两个助手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最后,我们的合作就这样无疾而终,不了了之。

  和冲动性交易的最终解决方式一样,也是到了近几年,随着交易理念的转变、自我修养的提高、市场境界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以后,止损问题才迎刃而解,我也不再对此感到烦恼和困惑。

  现在,交易不利时我能够很轻松地退出市场,完全没有原来止损操作时内心那种痛苦、绝望、沮丧的精神感受。因为我知道,这是交易中最正常的现象。市场总会出现意外的变化,一个人的判断也不可能100 %地准确。只要你从市场交易中赚取的利润远远大于止损时造成的损失,你的某一笔具体交易是赚是赔无关紧要。赔小钱,赚大钱,这是期货交易必须坚持的最简单的思考原则。只要你一直沿着这条正确之路走下去,早晚会到达成功的彼岸。

  这么看来,止损对我也就不再是个问题。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市场运动,看起来似曾相识,好像在简单地重复,好像背后有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规律存在,只要我们努力探索,锲而不舍,有一天就会发现市场运动的规律,我们的投机事业就可以进入天堂。

  其实不然,这是一条死胡同。

  现代科学在微观和宏观方面的研究,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人类对地球、对宇宙、对生物基因工程的探索和认识,是几百年前的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然而,一个导弹专家、一个研究火星探测器的工程师、一个诺贝尔科学奖的获得者,一旦进入投机市场,在市场预测、价格判断、实际交易等许多方面,和几百年前,日本大米期货市场中的一个市井无赖、一个赌徒比起来,有什么高明之处吗?没有;一点也高明不到哪儿去。

  1998 年,由两个诺贝尔经济学家挂帅的投资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破产,又一次以残酷的事实证明,科学在投机领域的无能为力和悲哀。有人说,市场运动的本质是随机性;有人说,投机市场是一个随机性与规律性共存的市场,其规律性的一面是非常显而易见的,简单到你对它视而不见的地步,而其随机性的一面,则表现得极为复杂;有人说,市场是自然的函数,它的行为并不遵循古典物理学、参数统计学,或线性数学……

  总之,作为一个投机者,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这里永远不存在一个能够被大多数人轻易掌握的走向成功的简单方法。美国前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的决策方式,我认为对每一个投机市场的参与者都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1)天下惟一确定的事就是不确定性。

  (2)任何决策都是均衡几率的结果。

  (3)一旦作出决定,立刻付之于行动,行为要果断迅速。

  (4)决策者的品质远比决策结果重要。

  是的,确实像鲁宾所说的,决策者的品质远比决策结果重要。交易结果的好坏我们无法控制,但是,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欲望、情绪、思维和行为。

  “认识你自己”。人类这句古老的格言,在现代的金融投机市场依然具有鲜活的意义。那些不能遏止、克服人性弱点的人,无论是多么伟大的人物,相信在这里,结果都将丧魂落魄,被市场风云所淘汰。期货交易不是一门科学,一门机械的手艺,只要长期反复练习,熟能生巧,就可以从市场中赚到钱。这是一门真真切切行动第一、实践第一的艺术。投机者要达致成功,不但要成为思想的巨人,知识的巨人,更必须是行动的巨人。

  交易技巧和知识可以学习,市场经验可以累积,投机者更重要的是要培养起成熟的心理并能迅速地付诸行动,这却是一个长期的培养、追求、领悟过程。

  有人说,期货交易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我的观点是: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哲学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哲学的抽象思维模式,也许可以更为有效地帮助投机者把握市场运动的脉络,领悟到市场交易成功的奥秘。

  索罗斯的投资名著《金融炼金术》中有大量的哲学思考,虽然让人感到有一点混乱,却也不令人奇怪。

  一个高明的投机大师的修养和境界往往与哲学家属同一层次。就像网上一位朋友说的那样:“交易市场上高手之间的较量绝不是技术水平上的较量,而是投资哲学的较量,心态和境界的较量。

  来源:网络


来源:网络     日期:2018-02-11 11:30:07     浏览次数:613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