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富中心 -> 期货投资 -> 正文

投资中的扎堆与从众:谈谈亏钱的心理学

分享到:

  3月份我在东北调研的时候,有一位期市大佬看好美国小麦,我恰好也在研究小麦的数据,赶忙表示赞同:美国小麦历史上最大调整也就是四五年,而现在的价格从前期高位已经跌6年了,并且价格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水平。无论时间还是空间,美小麦都该涨啊!另一位同行也说,美国小麦有涨的理由。然后,大佬悠悠地感叹了一句:唉,我发现,凡是我开单以后问问周围的人,大家都赞同的,我基本是亏钱的。要是都反对,那我肯定是赚钱的。这笔小麦的交易……但是,调研的时候,他说自己在中线做多锰硅、硅铁的什么合约,大家就表示很荒唐,因为这两个合约根本就没有什么量,他建仓时间要以周计算,一手一手买的好辛苦。他说因为这东西跌到企业成本价那里了。结果遭到同行者的挖苦,他自己也只好苦笑一声。

  一个月眨眼就过去了。我今天看了看,美国小麦三月份的跌幅已经快到5%了。做多小麦,最起码这个月是亏钱的。那个“众人赞同则亏损”的魔咒,似乎又发挥了威力。只是,锰硅硅铁这两个不知名的合约,涨幅竟然超过10%,成为三月份最耀眼的品种。果然是“无人问津最可贵”。

  其实不只是期货投资,在股市中,最后轰然涌进的散户几乎就没有赚钱的可能;过去几年,在P2P等平台上死掉的大小资金客户动辄数以万计,很多人是拉着亲戚和朋友前赴后继投入了进去最后却连本金都拿不回来;甚至于在社会生活中,我们也能看到更多的扎堆效应。比如最近几天,网络对于欢案投入了极大的关注,似乎哪个媒体或自媒体不谈谈这个案子,就等于自绝于人民。

  既然说到于欢的案子,我就不能免俗地谈几句吧。撇开高利贷的背景,任何人当着儿子的面凌辱其母,儿子如果不能愤而站起,就不算血性男儿。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挥刀,是可以理解的。但此案并不是在凌辱时刻挥刀的,其防卫性质减弱。当地司法机关以故意伤害定案,也不算严重失误,但理应考量其防卫过当的成分。判无期有点重,判无罪也有点过,如果较短一点的刑期,大约不会引起如今这样的强烈反弹。

  你看,说着说着,我就不由自主地跟大家一样,胡言乱语了。这是什么呢?这就是“扎堆效应”。

  扎堆效应,就是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往人多的地方去。它与“从众效应”类似。从众效应,强调的是“从”,很多人都在干那事儿,你不干是不行的。扎堆效应,强调的是“扎”,大伙儿都在那里,你不去,怎么行呢?

  无论是扎堆还是从众,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它根植于人性深处的恐惧感。试想,远古时代,猛兽遍地,毒虫丛生,一个孤零零的个体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团结起来力量大,大家抱成团,就可以应付困难和危机。所以,从众性、扎堆性就变成了人天生必有的一种习惯。

  也正因为有这种从众和扎堆的习性,人类社会才有了家庭、氏族、部落、国家,也才有了形形色色的组织形式:学校、企业、军队、政府、小团体、党派、学派,等等。众人拾柴火焰高,抱团取暖大家的需求。

  既然扎堆和从众几乎成为人的天性,在投资领域里也就不可避免地会有这种现象。如下种种,皆可为证:

  ——不管买了什么股票,开仓了什么期货品种,你是不是都会觉得不安?会去寻找同行者?会去找专家咨询,希望他发表跟你开仓观点一致的意见。会去找亲朋好友诉说,希望他们支持你的做法。会去找身边所有能遇到的人,想跟他们“分享”,听听他们的意见?会去网上找股吧、期吧,找QQ群,上微博去搜,上微信群去找,尤其是,如果你这次投资行为金额较大,自己心神不定,会更加急迫地想找到志同道合者。

  ——在你持仓的时候,你只喜欢听到跟自己投资方向一致的意见;你看到相反意见,会假装屏蔽掉,或者会愤而斥责之。如果假设你觉得这种观点有道理,会赶紧去找旁人来印证,一直要确定别人的观点跟你一致才行。在这个时节,你往往拿不准主意,要看支持你的人多还是反对你的人,并根据这个来取舍。

  ——大腕的意见很最重要。因为你会下意识地认为,大腕过去成功,将来也会成功,而大腕那里聚集着更多更多的人。所以,大腕的行动,更有参照性。所以,你会满世界去搜索大腕,找他们的观点,如果侥幸认识他,恨不能每一笔投资都征求他的意见。他做多了,你会赶紧跟进,怀疑自己做空的思路是错的。他买进某只股票,哪怕只是提了一句,你会赶紧多看两眼。他要是卖了,你恨不能立马一刀下去。

  ——群众的意见被放大。在QQ群、微信群、微博群、朋友圈、论坛、APP社区,等等所有投资者聚集的地方,每个人都会去搜寻与自己投资一致的信息,并且会把各种杂乱无章的信息看成是有价值的。所以,群里有人发句话,只要跟自己的投资相近,就恨不能马上套近乎。多数时候,你是不好意思去发表见解,巴不得等着别人发言。当群内某一种意见占上风的时候,很容易就变成集体行动。所以,某一个群往往多空风格是一致的。甚至于在微博上的大V,粉丝行为都是接近的——比如说,前段时间扬韬的粉丝仓位重,另几位大V的粉丝仓位轻,结果会严重影响持仓调查的投票结果。

  ——花钱买信息。一些著名投资家,会花费很多金钱去买一些基础信息,但普通投资者则花钱买别人的信息。于是,“问答”模式开始流行,花钱提问题,让大腕来回答,归根结底求个心安而已。于是,收费的各种群应运而生,骗子当道,赚钱真容易。还有的花钱买小道消息,希望获得内幕信息,等等。

  对吃瓜群众来说,牛皮市卖出空仓总是最难的。因为那意味着他什么仓位也没有啦!而周围的人都是有仓位的。熊市卖出也是很难的,因为大家都在互相自我安慰,都在比较谁亏得更惨。人家不卖,我为什么卖呢?震荡市当然不能卖,万一牛市来了呢?所以,散户总是满仓一些套牢的股票,很难有赚钱机会。一旦亏损少了,反而会迫不及待地卖掉。结果,韭菜的命运始终难以改变。

  话虽如此,对于扎堆行为和从众行为,实在不必要去抨击或者嘲笑。因为我们大家人人都如此。今天我看到微博上有一位名为“老投机客”的投资者写了这么一段话:

  很多期货人的钱是怎么亏的呢?当行情刚开始的时候不敢进场,或进场了经不住行情的反复波动而被震出,然后行情朝自己期待的方向走,越走心里越不是滋味,于是终于又狠心追进去了,进去后就碰到折返行情,一折返就造成账户亏损,亏损就受不了,受不了就砍,砍完行情又继续往开仓的方向走,然后又去追,又碰到折返,反复几次过后,一狠心就打算抗单,一扛单就碰到逆转行情。

  看到没,这是活生生的期货投机者亏钱的心路历程:经过了详细研究,决定开仓了!胆子小,少拿点。做对了,赶紧卖!卖错了,加码买进来!哦也,又错了,难道是我研究错了,坏了,赶紧卖!卖掉又错了,奶奶的,重新加码买。哦,又错了,赶紧斩。哦,好像斩错了……怎么办呢?找个明白的人来问问吧。你看,这就是从众,也是扎堆的来源。实在是太害怕了,内心的恐惧,无法抵挡!跑到群体中间,寻求心灵的安慰,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然而,当你有了这个心的时候,投资盈利这件事情就离你远了。所有从众者、所有的喜欢扎堆者,理论上是不可能在投资上有多大收益的。

  因为——投资的巅峰,总是孤独者的世界。

  如果你不反人性、如果你不能跟大众走的路不同,那你就是大众的一员。大众,怎么可能都赚钱?期货市场中,散户生存五年的概率不到1%。换言之,今天1万个散户拿着钱进期货市场,五年之后能有100个活着的就不错了——其他人早已亏光离场了。那100个还活着的,大约有90个是从家里又拿了钱投入进来了。

  在我前期的文章《谁能在期货市场赚上10亿元》中,提及的那些大腕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别人看不懂、不支持的位置杀进去,在重重杀机中孤独一人去奋战。比如,2008年,林军做空铜,遭遇三次跌停而被强制减仓。虽然大赚一把,但每个人都面临选择:持续三个跌停之后,后市是不是该企稳了?这个时候谁敢在第四个跌停板上开空单?林军做了,第四个跌停板重仓进去继续做空,最后,也就他赚了。

  按说大腕的意见很重要,但是,2015年的那段时间,傅海棠先生持续四次以上做多铁矿石和棉花等品种,最后都因达到止损条件而斩仓离场。到了年底价格极低的位置,铁矿石突然上涨,复有人来问,他说:反转了,牛市要来了。结果来人讪讪地说,这里,怕是反弹吧。然后,就错过一轮数十倍利润的行情。

  回想2015年底,商品市场凄风冷雨,各种商品远期合约持续贴水,所有反弹似乎都是逃命机会,谁敢持续做多?唯有反人性而为之,“众人去处必无路”,跟大众行为反着做,才有获胜的机会。

  其实,不只是投资机会应该与大众背道而驰,在投资方法上也是如此。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美国股市,市场缺乏分析工具的时候,谁能率先掌握技术分析方法,谁就容易鹤立鸡群赚到钱。但当技术工具普及后,再以技术分析为出发点就很难了。这好比20年前的中国股市,鸿蒙初判时节,掌握点技术分析方法算时髦,但到了今天,满世界都是K线和均线的时候,再用这样的方法去捕捉战机,未免贻笑大方。

  上世纪中叶,美国的基金经理们玩“漂亮50”,结果后来一败涂地。没想到40多年后,中国的投资经理也玩这一套,后来照旧折戟沉沙。即使到了今天,公募基金的“抱团取暖”现象仍屡见不鲜。往小了说这叫胆小恐惧不得不为之。往大了说,就是拿着投资人的钱不当回事而已。

  当前的股市和期市,其实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期货市场最近调整比较严重,但再怎么说,也不至于黑色有色油脂豆类煤炭焦炭橡胶一起跌吧。以前涨的时候过度,现在跌的时候又何尝不是集体非理性的行为?供求关系去哪里了?成本利润不核算了?

  股市就更不用说,春节之后大家一致战战兢兢,但最近几天突然就胆子放大了,持仓剧增以至于创下了2015年6月以来的最高点。好股票、好概念、好题材似乎一下子多了,说风险的人少了,憧憬新行情的人多了。然后,股市却渐渐有点疲软了。会不会大家一致看好的时候就出现调整、一致看空的时候突然就反身向上呢?

  投资之途,注定孤独。在市场中赚钱的人,是极少数人。即便这极少数人后来搞了公司、建起了团队,但真正发挥作用的也就是拿一两个核心人员。数百人的团队,能做出贡献的不过几人而已。如果你心里念念的想找同盟军,则注定你不是未来的那个胜利者。

  所以,投资要盈利,得研究透彻人性,得反人性而为之。不做寻常人、不做寻常事,每一条路上都没有什么人,你才会是成功者。

  来源:扬韬略


来源:扬韬略     日期:2017-09-07 10:29:34     浏览次数:509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