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王迅 -> 观点 -> 正文

王迅:猪食金融战的步步惊心

分享到:

    王迅 ——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大宗商品班》高级讲师。来宝农业董事会执行董事,来宝农业中国区总裁。华盛顿大学MBA硕士,复旦大学英语学士。

    1993年开始从事大宗农产品的贸易,交易,分析和资产运营管理;1993至1998年历任路易达孚中国区原糖贸易助理,粮油产品研究员,项目发展部经理,直至中国区贸易主管。1998年加入邦吉公司担任中国区商贸总监,2001年升任邦吉中国区总经理,负责邦吉集团在中国全部的商贸业务和工业运营。2007年加入来宝集团,历任来宝谷物中国区执行副总裁,总裁,并于2009年起担任来宝集团中国区联席总裁,管理来宝集团中国区农产品商贸及工业运营。2014年起担任来宝农业董事会执行董事,兼任来宝农业中国区总裁至今。


    大家下午好,我叫王迅,是来宝农业中国区的负责人,来宝集团是全球500强,我们在全球主要是做大宗商品的贸易和加工。今天我这边演讲的题目呢,我个人非常喜欢,《猪食里的金融》,这个猪食和金融,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猪食和金融为什么会结合一起,而且越来越紧密的结合?

    我可以举一些数字,现在意义上的猪食,事实上就是工业化的饲料,中国的内个工业饲料的产量现在已经到达2亿吨,内个其中有接近一半是猪饲料,而猪肉消费总量已经达到了6000万吨,占到全球的55%。这和我们以前有很大的区别,比如说我是一个差一点点进入70后的60后,我记得我小时候还要用肉券去卖肉,现在猪肉已经成为大众的消费品,是一个基本生活消费品,也是整个CPI的很重要的一个构成部分。

    大豆产自于中国,这是我们老祖宗种下来的,但是现在中国已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神马土地成本、劳动力成本等等这些种植成本的因素,造成了大豆产量连年在下滑,现在只有1300万吨,而国外的产量,比如说南北美有2亿7千万吨,还在增加。

    现在大豆已经成为中国所有的大宗商品进口里面第二大的吨位量,最大的是铁矿石,9亿多吨。大豆已经达到了8千万吨以上,可能在未来的5年会达到1亿吨。你越大的进口商品,他的金融属性会越强,而且我们也经常在说,中国这边对于这些进口依赖性的商品没有话语权。因为像进口大豆,他的周期非常长,你需要去做套保,因为你要控制好你的风险,本身海运时间就可能要40多天,然后你再早下订单,然后最后拉回来加工,往往会形成至少两到三个月的周期,甚至更长的周期,在这个周期里面怎么样控制你产品的风险。你买了一样东西,你在国内又卖不掉,或者说你不去卖,是吧。

    那这个价格风险就在那儿,所以在2004年之前,因为市场一直在往上走,整个经济体,全球经济和国内的经济都在往上走,在那个时候是非常挣钱,所以很多的企业不套保,不通过期货金融衍生品去过风控,但是2004年国际价格暴跌,然后国内大部分的民营工厂都破产或者卖给了外资或者卖给央企。然后从内个2004年一直到2010年的这段时间里面,国内的压榨结构发生了变化,大豆加工厂大量的外资进入,因为外资对于风控的能力把握和经验普遍高于国内,但是从2010年以后,国内的结构又发生了变化,因为国内自身的这边讲金融状况发生了变化,因为有很多影子银行的情况出现,商品在中国已经被赋予了一种金融属性,融资属性。

    我们的行业是100%的产能过剩,具体的数字就是说,国内的大豆压榨实际只需要8000万吨的实际,但是我们的压榨规模形成的已经是1.5亿吨,但为什么这个行业还能一直坚持到现在,而相对的整合又慢。主要原因,就是说在过去的四 五年的时间里面,国内这个畸形的金融结构,进口大豆变成了一个融资工具,这样的话就使得自然的结构性的淘汰被推迟。

    首先讲期货的三大人群,产业客户、基金投资机构和大量的散户,这三类人群。我们是产业客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套期保值,我举一个例子(举的第一个栗子),就是在2010年的时候,我这边曾经发生过,我们的工业成本所有的成本可能是30美元一吨,但是由于那时候国内4万个亿,然后大量的基金在那个时候只知道做多,散户参与也是基本做多的情况下面,把真个利润推高到40,50,一直到60美金一吨,对我来说完全是无风险套利,能够做得非常好,所以我们大量的迈进国外远期的大豆,在同时套保国内大连的豆粕和豆油,锁定了利润。但是资金需求量是非常大的,因为期货是一个高杠杆的产品,你进入的是保证金,但是一旦产生浮亏,那你是100%的资金要投入,而对我们那时候说起来,就是大量的浮亏出现,在中国这一端。虽然我在美国那一端有大量的浮盈,所以在中国那么大的浮亏我要所以扛,我曾经最多的时候,一个礼拜为了这些头寸,30亿人民币打进去,我那时每天的工作是什么,不是去做头寸,不是去管工厂,是每天坐在财务门口,你给我钱,财务部没有足够的钱的话我就要爆仓,是吧,最后我们赢了,通过大量的资金打入,保住了我们的仓位,最后投机的多头被打败了。我们可能通过期货套保,工业利润全部打平以后,挣了三亿,这是一个例子,但是也可以说是一个惨胜。为什么呢?我动用了整个集团的资源,一个礼拜之内就需要30亿的资金,我的资金管理没有做好,如果从后面来考虑的话,反省的话。

    但是另外两大人群,对于国内的机构、私募和大量的散户,他们更多的做的是所谓的价值发现或者价值投资或者叫做投机,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这些产业客户不去做价值发现,去做投机,我们也做,在适当的情况下,在套保比例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也做一部分,也赢过钱。

    比如说(第二个例子)我在2007年底到2008年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是通货膨胀推动,就在那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一个短暂时间点,最后的疯狂。那(nei)时候中国在建立大量的国储,不管是从农产品还是到战略的能源等等,都在大量买。对于我们这个产品也一样,曾经毛豆油进口国储1500美金,现在只有多少,500美金,三分之一都不到,所以在那个时间点里面,我做个一个决定,滚动浮盈加仓接近20万吨豆油,然后两个月之内赚了两亿。但我们通过平衡表分析,通过对政策和价格各方面的分析,觉得应该差不多到顶了,所以我们赶快出来,在那个2008年2月底3月初出来了。幸好是出来了,再晚两天市场就连续暴跌,连续跌停板,根本就出不来,虽然我也是赢了,但是从此以后,我就非常非常注意单边不要太大。

    有的人是赢了钱以后会越做越大,但我像我可能作为机构客户、产业客户,我即使赢了钱,但我知道那个时候,如果我晚三天出来,那我就出不来了。所以就是说,做交易永远是在讲贪婪与恐惧,在贪婪与恐惧之间寻求平衡,能够做到少贪一点,也少恐惧一点。

来源:新浪博客     日期:2017-02-10 15:38:03     浏览次数:398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3682327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