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费忠海 -> 观点 -> 正文

费忠海:期权交易越来越活跃

分享到:

    费忠海 ——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中国大宗商品投资高级研修班》高级讲师。国研斯坦福高级工商管理硕士,现任中粮集团大宗商品风险管理部总监。1993年进入期货市场,在行情研判、交易技巧、风险管理等方面拥有独到的见解和方法,交易实战成绩颇丰,在业内享有很高声誉。作为企业管理者,他带领中谷期货通过不断创新商业模式,提升核心竞争能力,逐步发展成为我国最具竞争力的专业化期货公司之一,并树立起了“期货理财和风险管控专家”的品牌形象。

    由大商所与英国期货期权世界(FOW)集团合作举办的“中国及全球期权市场创新发展论坛”于9月16日在大连香格里拉酒店举行,近百家国际金融机构人员报名参会,十多家衍生品交易所巨头及部分知名期权交易商将与会交流。80%的演讲嘉宾来自境外的衍生品行业专家、金融机构负责人及市场实务操作者,特别是在期权领域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机构和人士。

    以下为专题论坛二:期权在企业风险管理中的应用发言实录以及发言嘉宾名单。

    论坛成员:

    汇高基金管理(新加坡)公司执行董事 骆嘉辉(主持人)

    北港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William C.Purpura

    Efficient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高级顾问 W.Martin Aiken

    Aurum期权策略有限公司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 Paul Sacks

    嘉吉国际贸易公司金属衍生品交易主管 Andy James

    路易达孚(中国)董事长 陈涛

    中粮集团大宗商品风险管理部总监 费忠海

    威廉·米霆:我们现在继续上节会议,期权在企业风险管理中的应用。

    骆嘉辉是汇高基金管理公司执行董事,担任下面的主持人。同他在一起的是北港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WilliamC.Purpura,Efficient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高级顾问W.MartinAiken,Aurum期权策略有限公司合伙人PaulSacks,嘉吉国际贸易公司AndyJames,路易达孚(中国)董事长陈涛,以及中粮集团大宗商品风险管理部总监费忠海先生。

    感谢这些论坛嘉宾,现在请骆先生来主持。

    主持人骆嘉辉: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的名字叫做骆嘉辉,虽然我在美国工作12年,但我不是美国驻华大使,虽然我跟他的姓名有点类似。

    今天在台上国外贵宾也很多,我们准备用一半英语一半中文进行这一组的讨论。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在银行投资期货差不多20年,在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工作12年,现在在新加坡开一家自己的对冲基金。

    接下来介绍一下我们这些嘉宾,从Paul开始,每人30秒的时间介绍自己。

    PaulSacks:感谢大商所邀请我,我是PaulSacks,我在英国工作了14年。

    William C.Purpura:我是北港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我也是纽约交易所委员会主席。我们在这个行业当中已经工作了38年,主要做国际业务。

    W.MartinAiken: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大连,我在上海为期权技术公司工作,而且在CIT以及其他一些期权公司工作过,我感到非常荣幸的是我个人是在农场长大的,同实体经济紧密相连。

    AndyJames:下午好,我是嘉吉国际贸易公司金属衍生品交易主管,负责大连和上海一些业务,也做钢铁期权和期货。从80年代开始我就做这方面的期权期货产品,我做过各种各样的交易,包括金属和货运交易等等。

    费忠海:大家下午好!本人从业20年,现在在中粮集团从事风险管理和大宗商品的营运工作。最钟爱的是操盘手,和期货有不解之缘,非常感谢交易所给我们创造这么一个好的平台,让我们展示人生的风采。

    陈涛:大家下午好,我是路易达孚(中国)区董事长陈涛,路易达孚有163年历史,我有幸在这儿工作了25年。路易达孚的文化是我们坚持做好基本面的分析,然后用100%的套期保值,我们只做有期货的商品贸易。所以我们去年业务全球贸易量达到了7000万吨,占全球粮食贸易量的9%,我们公司能发展到今天,与期货市场是有100%的相关性。谢谢大家。

    骆嘉辉:谢谢。30年前我刚刚进入投资市场的时候,就记得大家在讨论如何获取利润和得到回报,如果你在市场上待的时间比较长,目标就会转向风险管理。所以我相信,我们在座的高管,你们可能都会同意我说的风险管理,不管推出什么新的产品,重点是风险管理。今天我们的重点是要谈大宗商品,尤其是大宗商品的期权部分,我会问在座诸位一些问题,他们逐个回答。威廉姆如果不介意的话首先我问你,你看来,你认为中国有关的大宗商品方面你有什么建议?需要逐一解决什么问题,以确保商品和商品期权市场的健康发展?

    William C.Purpura:大家都知道大宗商品市场的增长,尤其是期权市场和大连大商所是一个完美的案例,过去几年尤其如此。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交易的商品占世界份额最大。我们也注意到,中国市场开展交易的时候同西方不同。为了使期权市场得以发展,我认为有些期货的市场问题需要优先得到解决。期权、期货市场每天要根据本日价格进行结算,要注意每天的价格,我们可以看到期权市场最后结算价格可能跟当天的价格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看到交易所在解决一些问题,但也有一些其他问题,比如保障金以及监管当局如何管理保障金。根据我的经验来看,如果出现了大问题,大损失,期权或多或少会沾边,因此我们在风险管理期权方面一定要非常小心、警觉,不管哪个交易所都必须非常小心谨慎的解决问题,而且监管当局要非常注意期现风险管理。

    骆嘉辉:谢谢威廉姆,我们六个嘉宾分成两部分,我右边的代表都是交易员,左边的代表都是终端用户。我们重点先放在交易员方面。Martin使用什么样的风险对冲方式方法?

    W.Martin Aiken:给大家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我们讲美国的背景,我可能比较熟悉,比如夏天的时候有很多玉米(2514,2.00,0.08%)的市场,而且价格浮动很大。这种期权的好处是,如果你个人做多,你可能有一些灵活性,农民们觉得5美元的价格不错,但是这个时候你买一个看跌期权,几天之后可能价格上扬了,人们向市场投入更多流动性,这种情况下最好做期权市场。明天的市场上行达到顶端,几天之后又下行,这种情况下可能价格相对变化比较小,同原来想象不一样。假如一个客户受教育不够多,这个时候要考虑到底市场是什么样的。

    我总结一下刚才所说的话,接着威廉说的话接着讲,如果你想有真正很好的对冲市场,有很好的对冲期限,最起码应该有比较好的利差。比如说买期权。

    骆嘉辉:威廉姆,对风险管理和风险对冲有什么补充?

    William C.Purpura:我们交易集团所做的事情之一,是使用的不同的模型进行期权定价。有一些模型很常用,当然任何定价模型都没有十全十美,我们要做到的一点是必须小心谨慎、简洁,所有的清算能够反映市场上的真正头寸。另外,我们确保所有的交易不要有同一个风险,不要说现在有了期权但是市场突然爆炸了,这个时候如果需要重新定价的话就会发现你是错误的。所以我们需要做正确的对冲,而且要对风险本身非常警觉。我们的市场,尤其西方的市场从开始就是开放的,如果中国市场只做卖出期权就有很大风险,因为18个小时之后要重新看这个期权值不值钱。

    骆嘉辉:问Paul另外一个问题,从交易商的角度来看,中国黄金保值是很好的设想,这方面有专门的机构投资者,对于你来讲,你首选的策略是什么?对黄金的市场可以做一些展望。刚才两位先生谈了一些对冲风险管理,从收益角度来看,你认为所选的策略是什么?

    Paul Sacks:问题很大,黄金市场正在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成熟市场,有很宽的利差。这时候不仅要提供流动性,而且要持有头寸,比如需要购买黄金期权一方面保持资产的价值,这个时候如果市场上扬或者下降都能够达到保值的目的。所以这种期权要有四个特点,一方面要能够做出价差这种策略,使你的产品期权有不同的期限。总的来讲,希望能够卖出权益金,希望有一个副帐户,并且确保不断地监测自己所有的头寸风险,而不是看某一个单独的头寸风险,要看整体的情况。即使黄金市场下跌,这个时候你的期权依然会实现你的预期。如果黄金市场大幅增值,你也依然可以打败长期买入期权,甚至打败你的ETF期权。如果你的黄金市场下跌或者有时候上扬,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之前的头寸都有一个共同点,有可能潜在利益会有损失。

    所以我所描述的期权仓位组合放弃了一些利润,如果在小幅上升情况之下就放弃了你的利润,我觉得这个没有问题。投资者投资黄金市场不是想追求这样一个利润,他们希望能够获得一些保护,可能对于略微的利润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另外一个例子,是另外一个策略,如果是刚刚我所讲的策略,用看跌而不是看涨期权投资看跌期权的比例价差法,可以做多看跌期权,这样一个情况就能够在价格下跌的情况下有很好的回报,如果上升的话可能就没有太多的回报。这个对于近况来说,可以实现在上涨的情况下完全参与,如果有很严重的下跌情况,可以得到一定的保障。与行业标准做法相比较更好,现在的基本做法是你买一个看跌期权再卖出一个期权提供融资,这样实际放弃了很大上行的权利。对于金矿公司来说,如果投资这样一个策略的话,可以实现比竞争对手更好的投资。

    骆嘉辉: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跟Paul做更多的交流。第一部分是有关于操盘手的角度,从交易员角度去理解期权以及期权到底如何能够作为风险管理的工具给我们提供服务。第二个我们看一下用户,现在请教我们的专家。首先请教陈涛,如果比较海外与中国大宗商品的市场,在应用期货跟应用期权套期保值方面,究竟它们之间的差别以及你们可以遇到的挑战有哪些?

    陈涛:首先,国际、国内市场有很大不同。但实际上作为每一个参与者来讲,比如说国外遇到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前一段时间,不但要盯住头寸是否方向正确,还要关注我们的资金问题是否还在,我想大家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我们的朋友在英国开户,现在钱还没有回来。国内和国外有一个很大差别,我们国内交易所和证监会[微博]可能已经在关注,我们国内头寸大多数是远期交易,国外头寸是净交割月份,这个差别很大。我们期货期权是为了给我们的实体经济、给我们现货参与者提供服务,这是我们期货市场的宗旨之一。目前为止,我们国内现货,交易所说了有两个特点,期货市场第一是散户多,第二还有头寸太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现货企业不知道怎么参与期货市场,这是有问题的。比如说我们中国和国外的现货市场根本的区别在哪里?国外农产品在丰收之前差不多有1/3到一半的商品已经结束交易了,是一个远期交易市场,而我们国内目前现货交易基本上百分之百都是现货市场交易。但是我们的现货月期货合约不活跃,我们怎么套保?现货月期货合约和我们现货市场是最接近的,最能有价格发现的功能,反过来看我们期货市场,大多数在5个月、8个月以后才活跃,这样为我们套保带来困难。这个问题要注意和解决。

    前一段时间郑商所搞棉花20周年纪念活动的时候,姜主席也在,我提出同样的问题,他也讲到这个确实要注意解决。我们现货企业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之一,没有达到一定比例的话对期货的稳定性和真正价值的发现都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这方面要注意,因为我们要推出期权,前几位嘉宾已经讲到了,期权最大的套保或者风险规避的工具是期货,如果期货不够活跃根本不会想到再谈期权的问题。国外几十年的期权和上百年期货经历证明,期权现在的交易量已经和期货交易量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我们国内如果要想真正为我们客户、企业服务的话,如何把现货做活、做大,交易量、流动性都在的话,非常有必要,我们在很多规定、制度上要做调整,否则我们现在套保是很难做的一件事情。前面的月份不活跃,期权也就不能活跃,这样的话,我们现货的企业参与可能就有困难。

    骆嘉辉:谢谢陈总。我看在座的嘉宾也非常同意,就是期货跟期权是互补的关系,这个很重要。请教费总,从中粮的经验来说,我知道中粮也是在国外有丰富的期货、期权交易经验。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可以跟我们来宾比较一下,你们在国内跟国外期交所进行期权交易的区别在哪里?国内期货跟期权是竞争还是互补关系?

    费忠海:因为我们每年要从事大量国际贸易,从采购、运输到最后销售,这段时间很长,我们面临巨大的价格波动的风险。所以我们首先想在国外市场可以利用期货尤其期权对我们进行风险管控,我觉得这是期权对我们的第一个作用。

    第二个就是我们在国际市场可以用期权表示对市场的刊发。比如我们非常看涨的时候或者趋势非常明确的话,我们买入看涨或者看跌期权,在绝对高位或者绝对低位的时候,可以利用卖权来表示我们对市场的看法。同时,我们也可以做大量的期权组合,如果我们对基本面把握的非常好,对趋势或者波动区间分析到位的话可以做大量的期权组合。也就是说,期权不仅是我们采购的重要保护工具,同时也是我们重要的盈利手段。

    第二个观点,国际市场现在期权发展的非常迅猛,正如陈总刚才讲的我们期权成交量和持仓基本跟期货差不多,期权交易越来越活跃,越来越被大家接受。国内在证监会和各个交易所推动下,我们正在做期权上市的前期大量准备工作,我想我们今天这个会就是为我们以后期权市场做铺垫。中国市场期权推出来以后,我想和国际市场既是竞争关系也是互补关系。竞争体现在我们作为大宗商品消耗的巨大市场,在资本市场发展当中,我们和国外肯定存在很大竞争关系,同时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代表不同的客户结构,又形成一个非常好的互补关系。比如我们在CBOT做大量的买入期权,在大连商品交易所做卖出期权进行对冲保值。以后随着期权的推出,可以进行大量期权组合的交易,不仅可以做期货上面的套利,也可以做期权上面的套利。

    骆嘉辉:谢谢费总。刚才两位中国的嘉宾讲到了他们对于离岸大宗商品和期货期权市场的一些看法。接下来问一下Andy,您觉得机构投资者或者像嘉吉这样的大公司,怎么样在期权期货市场进行运作。比如说铁矿石,在你的经验当中怎么样进行操作?

    Andy James:我们确实也有一些非常好的例子。我们交易期权、研究期权有两个关键的原因。一个就是因为它非常灵活,再一个就是价格风险管理。期权是一个完全的衍生品工具,我们会比较现货市场,衍生期货市场,也会看场外市场,期权市场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工具,任何时候只是工具之一,我们会进行分别的评估,根据具体情况在合适的时候从风险管理角度来决定怎么样进行交易。

    至于说灵活性,我们现在的业务主要是客户所驱动的。我们主要从澳大利亚买铁矿石,然后向中国市场销售,特别是钢厂,一年大概4500万吨。我们发现现在很多大的铁矿石公司都需要有灵活性,最近铁矿石也非常受关注,包括价格,在过去9个月跌了40%。这些矿山资产回报方面的风险是非常巨大的,二线尤其如此,一些相对小一点的矿山公司甚至可能会破产。所以对于这种类型的公司,期权能够给他们这些灵活性,在他们的合同当中价格是灵活的,一个AKA的卖出看跌期权可以确保他们价格不会跌到某一个程度以下。而在任何一个限定的价格以上,他们还是一样有灵活的价格,这样可以满足投资者的需求。对我们来说之后的管理风险我们用SJX合约,合约流动性是有限的,大部分做的对冲基本上基于dota,我们用的是大连的一些相关合约。

    我们也希望未来中国期权市场能够不断发展,使我们能够更好的管理风险,有效对冲我们的相关负面风险。

    骆嘉辉:谢谢Andy,刚才经过了一两轮的问题,听到了各位嘉宾从操盘角度以及市场最终用户角度的不同看法。

    接下来进入第三部分,我想提出一些更为技术的问题。现在我们可能要讲一些技术含量高一点的问题,希望我们的嘉宾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他们的策略。陈涛,我想请教你,因为期权跟一般的期货回报率或者价格波动不一样,不是线性的,而是泡沫性的,从你的角度来说,你认为策略上有什么提议?

    陈涛:从路易达孚的角度来讲,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极力推广期权在现货贸易中的应用。我十几年前回到国内的时候,我们推出了三种大的交易模式。第一种是基差交易,现在看到大豆(4380,-38.00,-0.86%)还有棉花市场,95%的人都在采纳,但是同时我们也推出了最高限价和最低限价的贸易模式。最高限价就是买家付一个期权的费用,当时我们还没有这么深刻的理解,实际就是期权的权利金,最高加两三块钱就付这么多。作为卖家也是同样的道理,你付两三块钱的费用,最低可以卖到这个价格,当然这个价格还是浮动的,对你有好处的。我原来在路易达孚做棉花贸易,负责全球交易,应该说在现货贸易中使用的比例还是极低,非常小的。原因是成本,他们总觉得我们如果采用了期权在现货交易中的使用,我们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我们就比别人贵了或者少卖了,或者多付了两三块钱,他觉得这是不合算的交易。确实,尤其是远期的,期权很大程度的费用来自于时间,越远费用越贵。刚才我特别强调了在国内一定要把现货月做好,现货月离我们最近,大多数人需要的是一个短期的,并不是长期的保护,长期确实太贵,很少人愿意去付这么多的费用做保护。短期做保护的话,期货必须活跃,期货不活跃短期也实现不了。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国内原来没有期权,一旦我们期权在国内推出以后,我们要有足够的做市商或者卖期权的机构或者专业人士,卖期权一定要小心,得到的回报可能非常有限,但是不懂得怎么套保的话风险可能是巨大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在我们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就像费总和前面几位建议的,这里有一个跨越,同时进行方方面面的贸易技术都是可以的。我建议我们先虚心把这些内容学习清楚了,再进入这个市场。中信泰富之所以出现那么大的汇率损失,就是因为他们图便宜,想用不花钱的贸易方式同时提供保护,但是当完全超出设计范围的时候他们的亏损是巨大的,导致了今天中信还在被追查当时没有披露的信息。所以我们国内参与的企业,还是建议在这个时期,先进行学习再进入市场。交易所也好,证监会也好,一直很慎重地推出期权也是有道理的,希望我们参与者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学习、消化,然后到应用。

    骆嘉辉:从风险管理的角度上,以及投资的角度上,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分析方法。请教费总,从你的角度来说,你怎么比较量化分析方法?量化在你们团队里面的比重如何?或者分享一下你们的经验。

    费忠海:分析方法我想取决于因素,不同的人分析方法都有差异。我们这个团队本身是做基本面分析的,考虑到交易的需要也进行量化团队的配置,同时还有专门从事技术分析的。所谓技术分析是对价格核心驱动力的研究,这个分析对交易者的交易结构和行为模式进行研究。量化,我认为完全是数学公式进行价格分析和交易。不同的盈利模式对应不同的方法,不同的交易员因为专业背景,平台资源,还有盈利模式的不同采取不同的分析方法。但是我认为从盈利模式角度讲,我们做套利交易的时候更多是着重于基本面分析,我们做单边交易的人可能需要把各种分析方法综合使用。所以我们讲对冲基金的高手或者期货交易的高手,往往都是大家,掌握各种交易方法。所以不存在方法更优更劣的说法,适合你的就是最好的方法。

    技术分析实际上优点在于对交易时机的把握,对基本性分析的过滤。任何一种分析方法都有盲区,都有自己情绪和主观的东西,图表可以很大程度上固定这些东西。量化完全是靠数学公式进行交易的,有严格的信息关系,有严格的交易资金管理,优点非常明显。我希望我们成为一个优秀的团队,不要区别门派。

    骆嘉辉:关于不同技巧的分析方法,等一下可以向费总取经。

    我们已经花了很多时间来讨论我们的产品以及未来的交易量,还有期货、期权,这些都是相关的。威廉姆我想问一下你作为交易所的一个贸易商,对于场外交易而言,很多人都说场外交易可能会给我们提供一个更好的衍生品市场,你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你对这样的说法有什么看法?你对场内市场和场外市场的比较有什么认识?

    William C.Purpura:当然有很多不同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传统上的场内市场就是按照供需进行交易,可以清晰的看到它的流动性,如果这种市场不能提供足够的容量的话,就会有场外市场。当然也会有交易员,也会有做市商,在场外市场也是如此。场外市场很难控制风险,我们的做法就是我们在能源上有很多这种场外交易,但我们在做期权交易的时候,都需要交易方能够看到你交易的对手,作为一种风险控制的方式。场内交易中我们强调你能看到对手,对于小的交易商、尤其是散户来说,中国有很多的散户,尤其是在期货市场上,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他要进入场外交易的话可能是非常困难的。他们可能要更多的进行场内期权的交易。

    骆嘉辉:Martin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的交易所尤其关注流动性,无论是在场内交易还是场外交易,你对交易量和波动性之间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W.Martin Aiken:我们把流动性和股权的流动性,还有波动性做一个比较的话,与一般指数相比,高盛指数包含多少指标,40个吗?在股权的交易市场的波动性指标可能会包括500个。人们往往会忽视商品交易市场,对于波动性的认识只是来自于当什么事情出了问题的时候人们才会关注它。我还想说一点,我们看流动性和波动性,这当然对任何一个交易商来说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但整个商品交易市场的流动性,包括我们说到期权市场,大多数回报来自于商品交易市场,比如在糖的商品交易市场上,看你的回报到底是怎么样的。当然这里都有一定的限制,流动性还有波动性未必能够真实的反映市场现状。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商品是一个真实的东西,用刚才玉米的例子来说,你从一个作物到另外一个作物是实实在在的,但证券交易市场没有实物,一个股票可能有各种各样的价格,主要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这没有什么令人感到惊讶的,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说市场上价格的波动性比较大,当然市场是不断地在扩大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市场另一端,商品市场是做实实在在交易的,我们在进行交易的时候,商品有它的价格。有一个现象令我感到印象深刻,比如大豆市场经常会发生大笔的交易,如果有了期权市场,一方面有期权,另一方面有关于商品大量的库存,贸易商可能就会做出购买的决定。我们在做粮食交易的时候,这个对期权也很重要,这个指的是美国的玉米市场。粮食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再是一个只针对粮食的市场,而是变成了一个资金的市场,人们要进行对冲的时候,几乎找不到足够的资金,银行也很难找到足够的保证金从事相关的交易。

    如果我们在期权市场上进行交易的话,你通过支付期权费已经把你该支付的成本支付出去了,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避免由于价格波动而导致的风险。

    骆嘉辉:谢谢Martin,我们这里说到了流动性,这里我也想问一下Andy关于成本的问题,当然我们用期权来套保,对你来说,你认为成本到底在哪里?

    Andy James:在OTC的场外交易市场只靠期权费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可以用一个期权组合尽可能降低我们的成本,无论是在场内交易还是场外交易,要有一个组合,要有一个清晰的目标,而且在整个资产组合的过程中要有一个清晰的结构。真正的成本发生在我们在进行交易的时候,尤其是在期权以及衍生产品交易的时候,我们要在不同交易所之间进行交易,这时候就要不同的保证金和期权费,这可能会成为主要的成本。比如说钢铁交易,在中国买在新加坡卖,然后要在不同的交易所之间进行贸易,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大的一个成本来源。在不同交易所之间进行交易,如果能够有一个系统让大家更好协调的话,就能更好的帮助我们降低在期权交易方面的成本。

    骆嘉辉:谢谢Andy。Paul,在未来12个月当中,我们谁也不能预计下一个黑天鹅是谁,在商品交易市场里面要预测下一个黑天鹅是谁的话,你会怎么样评论?你就讲一个,是不是会有这样的情况?

    Paul Sacks:六年以前,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莱曼兄弟出了问题,我们要考虑通货膨胀的压力,还有世界各国的货币政策。确实有通缩的风险,对我们来说是负面的压力,可能重要的货币都要贬值,三大洲都是如此,货币流动性比较慢。这些对世界上主要经济体来说都是坏消息。

    骆嘉辉:威廉姆你会怎么样预测?

    William C.Purpura:9.11的时候如果我在世贸中心的话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灾难,对我来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恐怖主义风险对所有的交易所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性风险。

    骆嘉辉:Martin有什么看法,尤其在商品交易市场上,在未来的6—12个月当中,你会有什么担忧?

    W.Martin Aiken:黄金对一些主要货币的比价。黑天鹅事件当然也要看中国未来的期货市场,黄金在这个交易市场上的价格,实际黄金交易对现货交易会有影响。商品交易是实实在在的商品,对于黄金来说,可能就觉得和货币差不多,只是你不能印货币而已。

    骆嘉辉:你最担心的恶梦会是什么?在未来6—12个月当中想提醒大家什么?

    Andy James:现在在很多新闻当中看到,比如乌克兰这样的一些地区出现的一些事情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骆嘉辉:请教一下费总,讨论一下黑天鹅的出现,以你的角度来说,在未来6—12个月究竟是什么黑天鹅?

    费忠海:对农产品供给端来讲最大的黑天鹅是天气,我们可能会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讨论厄尔尼诺事件,看看是否已经形成,对我们不同品种的主产区的产量有多大的影响。另外黑天鹅可能是我们需求端所谓的政策,比如去年的转基因政策,还有养殖业的疫情,如果发生禽流感,可能对我们供需关系判断会产生巨大冲击。这里我觉得冲击最大的还是政府的一系列政策具有突然性,去年转基因包括今年DDS的政策,对印尼供应关系的判断,对我们库存的影响,对市场价格影响都产生了巨大冲击。我觉得这是我们做农产品的人的黑天鹅。

    骆嘉辉:陈总。

    陈涛:我想接下来6个月或者12个月,可能更久,带给我们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可能就是正在推行的市场化。如果我们现在把政府手里所有的商品尤其农产品都推向市场的话,我们可能在5年、10年都看不到一个牛市的来临。

    骆嘉辉:今天我们很荣幸有6位贵宾跟我们在这里分享,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个阶段结束。我们需要不同的交易商提供市场的流动性,中间的平衡很不容易。我期待我们同业各方面的努力。再次感谢我们的嘉宾,感谢你们的参与,感谢你们同大家分享的真知卓见。


来源:新浪财经     日期:2015-02-15 14:50:53     浏览次数:580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3682327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