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韩剑 -> 观点 -> 正文

韩剑:你是有经验的交易者?该犯的错都犯了吗?

分享到:

期惑讲堂第48篇原创

  怎么样去自我学习、锤炼,成长成一个专业的交易员?

  我们决定专访数十位顶级的操盘手和名师,探寻他们的交易成长之路,为期货人提供参考的模板。

  不同的交易风格,不同的成长环境,相信总有一位适合您。

  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些专访引起业内的大讨论,大家一起来总结“怎样成为一个真正专业的交易员”。

  这是《专业交易员的成长之路》系列专访第二篇。

  今天,我们专访了韩剑老师。作为个人投资者,韩剑老师取得了第八届期货日报全国期货大赛重量组冠军、金融期货奖第一名。

  核心观点:

  1、我是比较反对固定化一个东西的。框架一旦框死,就可能成为一个老态龙钟赚不了钱的东西。而是这个框架要灵活,要根据每次市场爆发的方式随机应变。

  2、我特别反感那句话:“一招鲜吃遍天下”。交易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投机、去钻研它了。

  3、成功的交易者是千差万别的,往往做得差的其实是类似的,就是那几种错误。无数的人在反复的犯那几种错误,就造成了交易的失败。

  4、成功的路千条万条,极难模仿、打造,只有找到自己的一个前进的方向我觉得才是比较靠谱。

  5、什么叫有经验?把几种常见的错误都犯过之后,有刻骨铭心的痛之后你就是有经验的了;你知道那个坑,摔下去是个什么样的痛法,你就是有经验的了。

  6、如果你彻底离开盘面,会失去敏感性,所以说不管持仓有多少手,有时候五手十手始终还是要去做。

  7、交易它是一个相通的东西,不管是股票、权证、期货、基金还是市场外的一些东西,都有它的一个共性。真正流动性比较强的市场里面,它的理念都是想通的。

  韩剑——第八届全国期货实盘大赛重量组冠军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班》高级讲师。
  网名“炼金术士”,最初操作权证,2010年股指期货推出后转战期市,在第八届期货日报全国期货大赛重量组冠军、金融期货奖第一名,比赛期间只做股指一个品种,16.55%的回撤率和10.0以上的累计净值。

  以下是专访正文:

  期惑讲堂01:韩剑老师,您好!在您的交易生涯中,您交易的学习是分几个阶段进行的,每一个阶段您花费的时间大概有多久?

  韩剑老师:我就简单说一下个人的经历吧。

  从事交易大概有十八、十九年了,大概是这样。

  98年开始接触交易,当时是股票,除了股票其它都不太懂,甚至是不知道有期货这么个东西。然后股票摸索了大概有个五、六年之后,才开始解套。在股票取得一点经验,差不多后,权证出来了。我记得大概是2005年左右开始做权证。权证是T+0,感觉学习起来非常快,特别是2007年大牛市的一个剧烈回调,好像是530,认沽的权证在530的行情中有当天翻倍甚至翻两倍的情况。在这波行情中我还是把握得比较好,实现了资金一个比较快的积累。并且对日内交易也有了一个比较不错的经验。

  接下来权证出现了一些问题后,我就在准备下一个品种。股指期货是2010年上市的,它上市的前两年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不是仿真交易,而是对ETF300指数基金的交易。)

  在股指期货的交易上,可能是由于准备得充分,交易比较得心应手。

  2008年跳出来专职准备做股指期货,当时商品也碰了一点,但是感觉区别还是蛮大的。因为我是做股票过来的,并且做权证比较有感觉,当时对股市的这种大盘的动向、市场的一些热点、龙头的切换等一些方面把握得比较好一些,所以基本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是盯着股指期货,并且以日内为主,然后大概这样做了有几年。到了2015年出现股灾,并且股指期货背锅,流动性几乎被打得不行了才从把股指期货做为一个主要交易对象转到商品期货。

  并且从日内的这种风格逐步逐步把交易周期放大到周以上甚至是月以上的中长线。这种风格的转变应该说也酝酿了四五年。

  现在主要是在做商品的中长线的交易,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韩剑老师在2014年全国期货实盘大赛的资金曲线图
图为韩剑老师在2014年全国期货实盘大赛的资金曲线图


  期惑讲堂02:交易技术您是如何学习和取舍的?

  韩剑老师:我主要还是学习技术面图形的一些书籍,主要还是从技术面,从行情的走势来对自己的交易做出判断,然后再从盘面,从交易的实战中对自己的交易做出一些总结,然后再反馈、再提高。应该说是没有经历过系统化的学习。

  我是盲人摸象,一点一点摸索,经过十多年大概有一个轮廓了,不能说全部掌握,但是主要是经验积累和自己的一个理论的总结。这两个方面,自己感觉每过几年有一个大的提升。

  做技术分析初期肯定是去研究一些基本的指标,但到后来感觉我的经验的获取或者说这么多年走过来基本上是中期以后,在做权证以后,基于日内以后,实际上那些指标基本上就没看过了。

  我是以盘面走势来做交易的人,但是基本上不信任何技术指标。我的交易的准则依靠的是一些K线的组合、一种市场的情绪,没有固定的套路。

  技术指标可以用来找某一些买卖点,比如说某一次建仓我可能分成几批,然后某一批的建仓可能会用某个信号,比如说上穿某日线什么的。也有可能不依照这个,比如感觉要出大阳线、比如说某个商品龙头涨停了...

  期惑讲堂03:交易的系统化您是如何做的?

  韩剑老师:不太用交易系统这个词,我是用交易策略这个词,并不是说有多大的区别,但是我更倾向于交易系统特别是很多人把它做成量化、自动化之后,它就有一点固定的意味在里面。我是比较反对固定化的一个东西的。固定化的东西是会被轮回的,有可能你上半年赚钱下半年就亏钱。一个固定的交易系统上次你可能赚了大钱,这次可能就亏钱了。框架一旦框死,就可能成为一个老态龙钟赚不了钱的东西。而是这个框架要灵活,要根据每次市场爆发的方式随机应变。

  我是完全没有自己固定的套路和招式,那是非常违背我的一个大的理念和原则,那就是把市场看成是一个定态的东西了。我特别反感那句话,好像是“一招鲜吃遍天下”。交易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投机、去钻研它了。相信有一个固定的系统去盈利的人他往往交易经验不够充分。

  在这个方面,第一个自我学习非常重要;第二个提炼交易中的一些理念,一些准则或者说一些法则也特别的重要。我认为交易它其实不是一门科学,它是一种艺术或者是一种游戏。一方面你得进行大量的实践活动中,另一方面你得从大量的实践活动中提炼自己的一套东西。然后你提炼出的这一套东西和其他成功的交易者可能完全不一样。

  成功的交易者有些东西是千差万别的,往往做得差的其实是类似的,就是那几种错误。无数的人在反复的犯那几种错误就造成了交易的失败。

  成功的路千条万条,极难模仿、打造,只有找到自己的一个前进的方向我觉得才是比较靠谱。

  期惑讲堂04:实战能力您是如何磨练改进的?

  韩剑老师:有说什么是老股民,或者说是有经验的的交易者,只需要经历一轮完整的牛熊,你就是老股民,你就是有经验了。其实我的概念时间要更长一点,经历了完整的牛熊并不一定就叫有经验。

  什么叫有经验?把几种常见的错误都犯过之后,有刻骨铭心的痛之后你就是有经验的了;你知道那个坑,摔下去是个什么样的痛法,你就是有经验的了。

  期惑讲堂05:您是否会去了解大的宏观面、政策面的一些东西,从中挖掘交易的机会?

  韩剑老师:应该说,这是一个大方向的确定。要谈到一个交易机会的挖掘的话,其实我一般任何一次交易把周期放长一点都是从宏观到微观.大的政策面或者是基本面——国家的银根是放松还是收紧、商品供需关系是属于供不应求还是供大于求,这些是属于从宏观最初的一个方向性分析,然后如果落实到交易机会上的话是微观上的一些东西。具体的话要看商品品种的图形,如果是刚见底,这种情况是非常麻烦的,要走出一个V字型很困难。如果说是震荡了三个月,和刚见底来选择,我肯定选择震荡了三个月的。

  没创新低了,即便在底部上涨了百分之十到二十,已经涨起来了,它的确定性也比刚见底高得多,这就是俗称的右侧交易。然后再在这个品种中选择它在框架中的K线——周K线还是日K线还是小时K线的一个突破做为我这一笔仓的买点,也就是说信号发出了。信号发出了,我才觉得是交易机会来了,并且是这一笔的交易机会。

  期惑讲堂06:在一个交易员的日常工作中,您是否会做一些维持训练,保持某一些能力的发展?

  韩剑老师:应该说是已经融入职业了。每天即便一笔单没做,只要不是在旅游或者说有事出门去了,开盘时间十天有八天到九天还是会老老实实坐在电脑前的。

  然后我现在的交易每个星期还是会有个三五笔,但我的总的周期放得很长。这个三五笔并不是说进去了之后出来就是一个完整的周期了,而是说比如我持有某个商品几百手,我这三五笔有可能就是十手二十手。有个话是那么说的,如果你彻底离开盘面,会失去敏感性,所以说不管持仓有多少手,有时候五手十手始终还是在去做。

  练练手,但是这种仓位绝对不能过大,威胁到自己的仓位,违背自己中长线的理念。

  期惑讲堂07:当交易遇到重大挫折的时候,您是如何去调整的?

  韩剑老师:这一方面我觉得只要是交易做得比较长的都会碰到,在我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爆仓是没有爆过,可能是由于我一开始交易的不是期货,一开始交易的是期货完全能理解他太容易爆仓了。比如说二十万搞进去,由于初级的交易者没有丰富的经验,没有理论指导乱止损,乱止损之后干脆就不止损,然后就一把穿掉了。我好就好在一开始是做股票,做权证,由于不是保证金交易,它的杠杆没有期货那么凶。我当时是积累了一些资金之后再在期货上做,但显然我的大部分资金是不在期货市场里的。所以说有了一个比较雄厚的心理支撑之后,爆仓是没爆过,但起伏还是大得可怕。比如说一轮行情赚了三到五倍,然后我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出现一些问题,把那些交易者该犯的错挨个都去犯一遍。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后,比方说赚了几倍,我可能会回吐百分之七八十。

  盈利起伏大的惊人,但这两年要好多了。那一轮股灾后把时间周期越拉越长,仓位越缩越小,交易的心态越来越平和,这种交易的大差落要好多了。

  以前做股指期货亏得太多最终会稳定下来,平静一段交易时间,会蛰伏个半年一年,然后一轮新的行情或者自己感觉理论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之后,一年两年后才可能让资金创新高。

韩剑老师授课《清华实战期货班》
图片来源:韩剑老师在《清华实战期货班》授课

  期惑讲堂08:商品期货您主要做什么品种?

  韩剑老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倾向吧。我比较喜欢工业品,比如像黑色、有色,或者是化工这些。不太喜欢做农产品,有些波动比较小,还有些属于需要对产业了解得深入一点才能清楚它内部的一些运作方式。工业品用简单的话说更容易实现炒作一些,大资金、大机构更喜欢炒作工业品,所以我主要的精力还是在这个方面。

  期惑讲堂09:股指期货目前的状况您怎么看?

  韩剑老师:目前基本没做。虽然放开一点,但流动性还是非常不足。做短线流动性不足容易造成滑点大,长线感觉基本面出了一点变化,如果能给一次比较深幅的回调的话会做一点中长线的投资,以非常低的仓位。如果是贴水的结构会比存银行的利息强。

  期惑讲堂10:您是否遇到过瓶颈,这个时期您是如何渡过的?

  韩剑老师:挫折是有,但没有遇到太大的瓶颈,基本上是两三年上一个台阶。理论两三年会有一个大的提升,交易做得比较顺,资金曲线从年线角度还是一个比较完美的多头形态。

  期惑讲堂11:您8月20日来《清华实战期货班》授课,主题是《职业投机交易》,为什么会决定取这样的题目呢,而不是《职业期货交易》之类的?

  韩剑老师:这个很好理解。交易它是一个相通的东西,不管是股票、权证、期货、基金还是市场外的一些东西,都有它的一个共性。真正流动性比较强的市场里面,它的理念都是想通的,所以我就不把我的题目取名叫期货交易。只不过我现在主要的精力是在期货上,所以我现在所用的例子、图形基本上都是以期货市场为原例,但所讲的东西不仅仅限于期货市场。

  然后我的主题是投机,因为我基本上没有做套保、套利那些,当然那些做得好的也有赚不少钱的,但那不是我的研究方向。用最准确又最简练的语言来表示我所总结的东西就是职业投机交易。

  最后感谢韩剑老师接受我们的专访!

  来源:期惑讲堂(微信号:vzhishill)转载请注明来源 

 

来源:期惑讲堂     日期:2017-08-09 15:33:05     浏览次数:43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