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嘉宾讲师 -> 观点 -> 正文

牛奇专访:深度解读复杂形势下的油脂油料市场

分享到:

  天气干旱,阿根廷大豆减仓;中美贸易摩擦;马来棕榈油政策频出......在目前复杂的局势下,应该怎样去认识和理解油脂油料市场,如何去判断大豆、豆粕、豆油、菜油......的方向?

  我们就此专访了 德正奕奇物产有限公司油脂油料总监 牛奇老师

牛奇圆圈.png

  牛奇 —— 德正奕奇物产有限公司油脂油料总监

  专注于期货套保套利和产业研究。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经济学硕士。曾就职于合益荣集团、中粮集团、睿谷投资等大型粮油和投资公司,持续跟踪油脂油料产业链十年以上,拥有相对成熟的基本面分析体系和期货交易体系。2017年促成德正奕奇平台成立,该平台集研究、交易和现货于一体,致力于提供产业链各环节的风险管理方案。

  核心观点:

  1、天气干旱正向来说影响的是整个市场的一个趋势,贸易战影响的是市场节奏,或者说市场的结构。

  2、从历史上几次阿根廷的减产来看,对豆油豆粕的出口会有一定的抑制,但是幅度不会那么大。

  3、区域之间或者品种之间供求上的不平衡,最后会用品种间的价差或者区域间的价差去调节。

  4、国内的菜油会有八十到一百万吨的一个缺口,这是我个人包括这个市场上很多机构去长期看好菜油的一个基本依据。

  5、对于油厂来说,如果粕强于油,他们会把粕的基差定得比较高,油的基差定得比较低。那么对于豆粕贸易商来说,尽量早买基差早点价,包括饲料厂。对于油的贸易商来说,或者终端用户,尽量晚买基差或晚点价。

  6、从油脂油料基本面的研究上来说呢,季节性不是太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们主要的研究,还是基于整个商品的一个物流和整个的一个价格体系之间是否有一个错配。

  以下是专访正文:

  清华期货01:受天气干旱及贸易战等的影响,大豆成为市场的热点,您怎么看今年大豆库存和需求的趋势?

  牛奇老师:
  大豆市场是整个油脂油料市场的核心。美国的期货市场,再加上南美的大豆升贴水市场,我认为是整个大豆定价的一个中心。

  影响大豆市场的因素非常多。今年出现的天气问题,还有最近半个月的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确实是近期影响大豆最重要的两个因素。

  我认为天气干旱正向来说影响的是整个市场的一个趋势,贸易战影响的是市场节奏,或者说市场的结构。

  阿根廷的产量是五千七百万吨。今年以来阿根廷一路干旱,市场机构不断下调阿根廷产量的预期,四月份美国农业部报告已经把今年的产量的下调到了四千万吨,商业机构最低下调到了三千五百万的,甚至还有更低的。和去年相比,阿根廷的产量就下调了一千七到两千二百万吨这么一个幅度。

  同时考虑到巴西的产量也从大家最初预计的1.07亿顿一直到上调到1.15亿吨,有八百万的一个增幅。考虑到巴西、阿根廷这两个国家的大豆产量,今年九月份整个巴西、阿根廷加上美国的库存,粗算了一下大概比去年要减少五百多万。那么这应该说是一个趋势上的影响

  贸易战呢,我更倾向于认为是一个结构上或者节奏上的影响。因为在整个大豆的出口市场上巴西是第一位,美国是第二位,其次是阿根廷,然后是加拿大、乌拉圭、俄罗斯、乌克兰这么几个国家。

  全球的大豆贸易流情况,从出口的角度来说,巴西今年大概出口七千三百万吨,美国大概出口五千六百万吨,阿根廷这次报告是下调到了四百二十万内,还有其它的一些出口国家,它们一共出口大概一千七百万左右;从进口的角度来说,中国进口大概是九千七百万吨。然后非中国的进口大概是五千多万吨。

  这中间美国出口的五千六百万吨其中可能有三千三百万吨是往中国,可能有两千三百万吨是往其它地区。中国的大豆进口当中,这九千七百万吨,可能会有三千三百万吨来自美国,有五千多万吨来自巴西,然后阿根廷的四百多万基本上全都会出口到中国。除此之外,中国还需要从其他地区进口大概五百万吨。

  从这个数字来看,美国大豆差不多有百分之五十多只有往中国出口,中国进口的九千万吨大豆其中有百分之三十多要从美国进口。中美如果发生贸易摩擦,对大豆应该说是互相伤害,他们最直接的影响是美盘跌下去南美大豆升贴水涨上来。

  这样来看这个市场年度,也就是17、18年度呢,整个大豆的库存会比去年同期有明显的下降,主要体现在南美的下降。单从美国来说呢,库存大概率会比去年要大一些。

  清华期货02:这种趋势的变化对油脂油料会产生哪些影响,尤其是豆油、豆粕?

  牛奇老师:

  因为大豆整个在全球的消费当中使用的比例是非常低的,大部分是通过压榨成豆油跟豆粕进行消费,所以大豆的一些价格变化呢,最终会传导到豆油或豆粕上。

  趋势上来看今年阿根廷的减产了已成事实,也就是说本年度的大豆供应将受到影响。

  这样的话大豆的成本实际上是定义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对于国际上来说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阿根廷的豆油或者豆粕市场。因为阿根廷的豆油出口占全世界的超过百分之五十,豆粕一年出口三千多万吨,也是世界最多的。

  从历史上几次阿根廷的减产来看,对豆油豆粕的出口会有一定的抑制,但是幅度不会那么大。

  这中间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个阿根廷同时也是一个压榨产能比较大的国家,一年大概压榨四千到五千万吨的豆子。出现减产,阿根廷一般会从周边比如说乌拉圭、巴拉圭这些地方进口豆子,尽量保证国内的压榨,把压榨利润留在国内。这样豆油和豆粕出口幅度的下降就会减弱一些。

  另外一方面如果阿根廷减产本国的豆油和豆粕报价上去之后,他们的竞争对手也是可以提供一定的处分额,比如说豆油现在的价格美国跟阿根廷基本上是一个价钱美国的豆油因为有质量升水的问题,所以有了一定的出口优势。那么对于豆粕来说呢,很多国家买不到合适的豆粕之后,会采用多进口一部分大豆,去弥补蛋白的缺失。

  所以整体上来讲豆油或者豆粕的价格还是跟着大豆走,尤其是豆粕。

  区域之间或者品种之间供求上的不平衡,最后会用品种间的价差或者区域间的价差去调节。

  清华期货03:您怎么看大豆近期的基差变化?

  牛奇老师:
  国际上大豆基差一般分为这么几个市场:

  第一个市场是美国的内陆基差,主要反映美国的现货市场的需求情况;第二个是美湾或者美西的fob市场,主要是反映美国的现货通过国内的物流到达出口港口的一个市场的供求状况;第三个是往中国的大豆的CNF市场。

  往中国报价的CNF市场一般有四个地方——美湾和美西,还有巴西和阿根廷,具体的分港口的可能还有很多。

  国际大豆的出口市场,一般是美国九到三月份占主导,巴西是四到八月份占主导。从目前往后应该是南美或者巴西货占主导正常来说这个时候南美的基差应该是偏弱,因为他是需要主动调低升贴水去争夺出口份额的一个季节。

  从四月初中美贸易摩擦升温之后,南美升贴水暴涨。贸易摩擦之前,我记得巴西对中国的升贴水大概报在两百一到两百三左右。贸易摩擦之后这个升贴水快速增长到了两百八到两百九的一个高位,等于是长了六十分钱。

  贸易摩擦缓和之后,我们看到南美的大豆基差快速回落,基本上又到了之前两百二到两百三的一个水平。

  毕竟今年阿根廷出现了两千万吨左右的一个大幅减产,我觉得这个南美基差处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前期的波动完全是对贸易的一种情绪上的担忧。

  清华期货04:最近菜油较弱,后面它会不会有好的投资价值?

  牛奇老师:
  国内的菜油最近表现确实是比较弱,我想大概有这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我想说的是仓单压力。因为现在是四月份,考虑到五月份马上要交割的问题,而且五月份是仓单的最后一站,所以对于接货的一方来说,如果油品质量不好,压力非常大。

  第二个原因,我想应该是四五月份是前期菜油定向销售和临储拍卖的最后的出库期限,这一段时间临储的菜油出库应该比较快,会压制盘面走弱。

  第三个原因呢,最近因为进口的毛菜油到港增加比较多。而且只要国内一涨涨出进口利润来,国内的商业机构就会买船套盘,这是最直接的一个压力。

  但是从长期来看呢,我个人觉得菜油有一定的投资价值。

  国内的菜油从供应来说大概有这么几个来源:

  第一个是进口环节,菜籽压榨;第二个是直接进口的菜油;第三个是国产的菜籽;第四个就是临储的拍卖或者中央的一个定向。

  临储剩的菜油库存很少,这个在整个供应当中占比非常小。

  中国目前菜油的整体消费在五百五万吨到六百万吨之间。从供应上来说,进口菜籽每年四百五十万吨,榨完了大概是一百七八十万吨菜油,直接进口菜油一百万吨,那就是两百七八十万吨。再加上国产的菜籽能够榨出来的菜油大概有一百四五十万左右,这样的话国内的菜油会有八十到一百万吨的一个缺口。这是我个人包括这个市场上很多机构去长期看好菜油的一个基本依据。

  但是从交易的角度来说,不一定现在马上就去做这个交易。毕竟现在菜油还是可以靠压榨或者直接进口来供应,还要注意国外像加拿大菜籽那边的一个供需的情况。

  清华期货05:在粕强于油的状况下,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牛奇老师:
  油和粕是大豆压榨完以后最主要的两个成品。油大致占价值的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五,粕就是五十五到六十五之间。

  我们经常用一个指标就是油粕比去衡量油粕强弱的情况,从历史上来看,油粕比的波动巨大,经常出现油强粕弱或者粕强油弱的局面。

  粕强于油一般出现在大豆的单边牛市。在伴随着需求比较好,榨利比较好的情况下,一般会出现油粕比大幅走低,粕强于油的一个情况。

  如果有粕强于油的判断,大家做的策略肯定也都是围绕着买粕抛油去,但是不同的产业参与者采用的工具可能也会有所不同。

  对于油厂来说,如果粕强于油,他们会把粕的基差定得比较高,油的基差定得比较低。那么对于豆粕贸易商来说,尽量早买基差早点价,包括饲料厂。对于油的贸易商来说,或者终端用户,尽量晚买基差或晚点价。

  清华期货06: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将在四月份连续第四个月免除毛棕榈油出口税,旨在削减库存,提振棕榈油价格。您怎么看这些措施对棕榈油的影响?

  牛奇老师:
  棕榈油不管是从产量还是从贸易量来说都是全球第一大油品,他的供应主要来自马来西亚和印尼。

  马来和印尼这两个国家对棕榈油的出口依赖度非常高,它们的出口对行情的影响比较大,仅次于产量对行情的影响。

  那么关于这个税呢,最新的消息是马来从五月份开始又征税了。那么实际上就是说从一到四月份免除毛棕榈油的一个出口关税,意图是为了消减库存提振棕榈油价格

  但我个人认为政府出台这样的措施只是改变了马来和印尼的一个出口竞争力的问题,提高马来相对于印尼的一个出口份额,对整个单边价格的提振很有限,实际上过去的市场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政府不断地出台免税出口的政策,正好说明他们对后面棕榈油的产量或者库存压力有所担忧。

  清华期货07:今年油脂油料走势是否有规律可循,比如季节性的影响?

  牛奇老师:
  整个油脂油料是有季节性的一个规律的。这种季节性规律根源于它的供应上的周期性或者季节性。

  比如大豆,九到三月份时美豆集中上市供应期,四到八月份南美豆集中供应。再比如棕榈油,每个月都有产量供应,但是每年三到九月份是季节性的增产的一个时期,十到二月份是产量的一个低谷时期,正是这种供应上的节奏,产生了价格上的一个季节性。

  但从油脂油料基本面的研究上来说呢,季节性不是太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们主要的研究,还是基于整个商品的一个物流和整个的一个价格体系之间是否有一个错配。

  那么基本面和价格出现了错配之后,找到交易机会之后,我们在建仓的时候可以利用一下季节性的影响。

  比如说中国油脂市场每年的四季度是传统油消费最旺的季节,那么如果因为这个因素在去年四季度做多油脂市场,可能会受伤比较重。

  清华期货08:在目前贸易战反复不定(两个月清单期)的这种状况下,我们应该如何去应对?

  牛奇老师:
  贸易战打不打是紧张还是缓和——这种趋势判断已经超出了个人的范畴。我觉得从交易上来说不应该把贸易战当作一个主要的一个依据或者驱动力去做。

  前面这次贸易战从紧张到后面的缓和产生了很多交易机会也有很多交易陷阱。

  对大豆采购企业来说,我们一般不要轻易去买美豆。买南北美豆如果是同样的利润的时候,那么优先去买南美大豆。

  对于企业或者说个人交易者,还是要想清楚自己想去做哪些交易或者做哪些物流,看一看这个贸易战会不会给我们提供更佳的入场机会或交易机会。

  对于油脂来说,实际上清明节前后的贸易战情绪提供了很好的这种正套的机会,像棕榈油盘面给出了进口利润,那么豆油呢,也接近进口利润。

  所以在目前贸易战反复不定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把它作为主要的投资依据,更多的是利用而不是依据。

  清华期货09: 您如何去制定近期的套保套利策略?

  牛奇老师:
  我目前也在经营一个做油脂油料的以基差交易为主的现货公司,套保与套利也是我经常用的一个工具。

  简单的来说套保就是基差,套利就是价差,套保套利策略实际上是一个风险敞口的问题。

  所有我们的这个套保或者套利的策略都是基于对市场单边,还有价格之间关系的一个判断。

  目前整个油脂市场处在一个相对的底部,但是反弹的空间也不大。基于这么一个判断,我们觉得使用相对保守的一个套保策略比较合适。

  这个保守呢,比如说我们可能会套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八十的头寸,那就留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的一个敞口。

  关于套保我们做得更多的是与套利做一些结合,比如说我们买的是豆油,然后盘面上套的有可能是棕榈油;我们买的是是现货,有可能套的是近月,也有可能套的是远月。这样的这个交易实际上就是融合了对基差,还有月差、品种之间价差的一个判断。

  整个油脂油料市场现在非常成熟,国内外联动性比较强,然后国内上市的品种也非常多。实际上也丰富了我们套保和套利的策略。

  这一两天比较流行的场内场外的农产品的期权,我想将来有合适的机会也可以把这个期权融入到我们的套保与套利的策略当中去。

  最后感谢牛奇老师接受我们的专访!

来源:期惑讲堂     日期:2018-04-18 11:22:05     浏览次数:552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