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学习 -> 学员收获 -> 正文

谭伟鸿:做交易要树立“成功导向成功”的理念

分享到:

  今天,我们专访了 谭伟鸿 先生。

  谭伟鸿——二十余年职业期货投资人
  第六期《清华实战期货班》学员。

  荣获第五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轻量组亚军、第三、第四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重量组连续两届第九名、第四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芝商所铜单项奖。

  交易遵循“清空执念,无谓多空;提前预演,合则入市;三日不符,退场观望;分批进单,一次出仓;盈亏勿念,忘却账户”。

图片:谭伟鸿先生在第五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中的净值增长率曲线


  核心观点:

  1、建立属于自己的、相对稳定的交易系统,我认为首先要树立“成功导向成功”的理念——而不是传统意义上认定的“失败是成功之母”。每一笔失败的交易各有失败的理由,却无法归纳出成功的最终路径。但是,当我们总结、分析自己所有成功的交易单,如果发现这些交易具有相一致的思路逻辑、行为特点,那么,我想,这就是一个具有成功特质的交易系统。而这种交易系统,却是需要交易者经过大量的交易实践来反复验证、反复提炼的。

  2、关于趋势交易,我的理解有三点:

  (1)坚持右侧交易。右侧交易意味着在某一个趋势中,价格涨了还会涨、跌了还会跌,交易者不应狂热抄底、盲目猜顶。这对很多交易者都是“反人性”的。但趋势的演变却往往如此。

  (2)放弃“开仓成功率”,做好止盈止损。优秀的交易者并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开仓成功率,错误的单子、或者仅仅是不符合预判的单子,第一时间平仓,绝不拖泥带水。而对于正确的单子,则采用“移动止盈”,结合“目标止盈”,充分地放大盈利的效果。

  (3)善于等待,善于发现并抓住行情发展的“关键周”。当我们以周K线去观察市场价格的演变,我们会发现,价格在大部分时间处于无序的震荡波动中,真正的价格区间突破,往往只需要两三周的时间,这就是“关键周”,关键周决定账户的关键利润。

  3、就近两年的行情来看,国内主流交易品种,尤其以黑色系为例,行情的走势有非市场化的倾向,越来越受到局部宏观政策的影响、以及大资金单向驱动的影响。期货是市场经济金字塔的顶层架构,当期货品种有非市场化的倾向,这样的行情,可能蕴含着暴利的机会,但对于成熟理性的投资者,还是应该保持自我的警惕。

  4、一个值得参与的趋势,往往需要提前几月、几周的行情预演,需要大量垃圾交易时间的耐心等待,以及行情临近时的反复试仓调仓,这个过程中,开仓成功率并不是考量指标,要考虑的是:趋势突破是否会真的产生?什么时候产生?是否与预演的方向一致?

  5、关于回撤的第一个理解是,我个人会相对容忍利润在某个阶段的回撤,但是本金却需要强化管理,不能容忍大幅回撤。第二个理解是,过于谨小慎微的回撤管理,实际上也会限制账户的突破性跃升。第三个理解是,即便出现较大幅度回撤,也不应该是在某一次持仓中的大幅回撤,因为在持仓状态下,永远应该有明确的止盈止损。回撤可能发生在阶段性的交易状态不佳,或者行情来回震荡地过于复杂,在趋势突破之前来回止损。

图片来源:谭伟鸿先生在美国纽约交易所

  以下是专访正文:

  谭先生,您好!特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

  清华期货01:祝贺您获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轻量组亚军。这其实不是您第一次在大赛中获奖,您还获得第三、第四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连续两届第九名、第四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芝商所铜单项奖。近几年的市场并不好做,很多老期货都折戟了,但您实现了稳定盈利。请您分享一下成功的经验?

  谭伟鸿先生:

  连续参加了三届“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暨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尤其今年开赛之初,是顶着“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金牌导师”的名号参赛,在外人看来或许会有些交易上的压力,但实际上,通过参加比赛,我认为还是达到了自己内心所希望的积极效果,最核心的收获就是:自己的市场理念、交易系统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

  如果说,在多年的交易实践中能够稳定盈利有什么“法宝”,就是:正确的市场理念+稳定的交易系统。当然,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也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突破固有的认知。

  建立属于自己的、相对稳定的交易系统,我认为首先要树立“成功导向成功”的理念——而不是传统意义上认定的“失败是成功之母”。每一笔失败的交易各有失败的理由,却无法归纳出成功的最终路径。但是,当我们总结、分析自己所有成功的交易单,如果发现这些交易具有相一致的思路逻辑、行为特点,那么,我想,这就是一个具有成功特质的交易系统。而这种交易系统,却是需要交易者经过大量的交易实践来反复验证、反复提炼的。期货交易,在我看来,或许并不是一门严谨的学科,更多的是带着些“艺术气息”,既需要自己去实践、去领悟,更需要向高手学习逻辑的精髓。

  清华期货02:这个市场上做趋势的多,但成功的并不多。您认为这其中决定成败的关键是什么?

  谭伟鸿先生:

  市场中有很多非常优秀的短线交易者,可以在日内大量来回交易,这需要非常敏锐的盘感和旺盛的精力。但日内短线交易的瓶颈在于,对资金的容纳度很有限,单笔交易的利润无法真正放大。所以,等待趋势、顺应趋势、抓住趋势,这是一个交易者迈向更大成功的必然之路。

  关于趋势交易,我的理解有三点:

  (1)坚持右侧交易。右侧交易意味着在某一个趋势中,价格涨了还会涨、跌了还会跌,交易者不应狂热抄底、盲目猜顶。这对很多交易者都是“反人性”的。但趋势的演变却往往如此。

  (2)放弃“开仓成功率”,做好止盈止损。优秀的交易者并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开仓成功率,错误的单子、或者仅仅是不符合预判的单子,第一时间平仓,绝不拖泥带水。而对于正确的单子,则采用“移动止盈”,结合“目标止盈”,充分地放大盈利的效果。

  (3)善于等待,善于发现并抓住行情发展的“关键周”。当我们以周K线去观察市场价格的演变,我们会发现,价格在大部分时间处于无序的震荡波动中,真正的价格区间突破,往往只需要两三周的时间,这就是“关键周”,关键周决定账户的关键利润。

  清华期货03:除了外盘,内盘您有没有参与?

  谭伟鸿先生:

  以前一直以内盘交易为主。近几年才转移到国际盘。为什么参与国际衍生品交易?我有三个考虑。首先是资产全球化配置的需要。在资本项目管制的大环境下,参与国际衍生品交易,本身就是一种内外资产的有效隔离与配置。

  第二个考虑是国际盘交易的连续性。近几年来,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可以说是动荡不安,黑天鹅事件也频频发生。反映到交易中,我们会发现,大宗商品价格波幅大、波动剧烈,在这种情况下,交易越连续,风险的防范就越有效、同时操作的机会也越多。

  第三点,就近两年的行情来看,国内主流交易品种,尤其以黑色系为例,行情的走势有非市场化的倾向,越来越受到局部宏观政策的影响、以及大资金单向驱动的影响。期货是市场经济金字塔的顶层架构,当期货品种有非市场化的倾向,这样的行情,可能蕴含着暴利的机会,但对于成熟理性的投资者,还是应该保持自我的警惕。

  反观国际市场。我个人参与较多的是芝加哥交易所的品种。去年及今年的大赛,分别获得了芝商所铜单项奖和农产品单项奖。芝商所具有以下优势:一是交易的流动性,二是力量的均衡性,三是趋势的完整性。这三个方面是互为依据,并最终统一的。

  清华期货04:您进出场采用的是“分批进单、一次出仓”,是不是意味着如果趋势在,中间您不会去进行适当的调仓?

  谭伟鸿先生:

  在去年全国大赛颁奖典礼上,我应邀做过一个主题演讲,谈到自己的交易行为特点,其中就有“分批进单、一次出仓”。这是有前提的。一个值得参与的趋势,往往需要提前几月、几周的行情预演,需要大量垃圾交易时间的耐心等待,以及行情临近时的反复试仓调仓,这个过程中,开仓成功率并不是考量指标,要考虑的是:趋势突破是否会真的产生?什么时候产生?是否与预演的方向一致?这是“分批进仓”的前提。而“一次出仓”,则考虑的是,与预演不一致的单子会坚决清仓,不等待、不侥幸,时机比价位更加重要。当我们真正抓住了趋势的“好单”,在目标达成或者浮动止盈的设置中,也应当一次出仓,给市场留足发展的余地,缩回的拳头永远最有力量。

  在国际盘的交易中,因为国内白天时段,国际盘成交量比较稀少,价格波动有时候会因为流动性问题更加剧烈,所以,会在既定的趋势持仓中,借助流动性最好的时段适当调仓。

  清华期货05:很多交易者都会尽量规避周五,规避掉周末一些不可测的风险,但您却恰恰相反偏好周五,这是为什么?

  谭伟鸿先生:

  关于这一个交易偏好,首先来源于对市场价格演变的基本看法,即,价格往往需要长时间的无序震荡,经过多空双方力量的反复纠缠、拉锯、抗衡,而后在“关键周”进行快速突破。所以交易观察周期、持仓周期都会以周为时间单位。在内盘交易(尤其是没有夜盘时),周五的准确进单,往往带来周一开盘后的凌厉反馈,在个人的交易历史上,这样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

  但市场的大环境在发生变化,交易者当然要顺势而为。因为内盘开设夜盘交易、大量程序化交易的平滑作用,以及国际盘本身的全天连续交易,事实上,已经淡化了周五开仓的行情“红利”。

  清华期货06:这一次为什么会选择在轻量组参赛,是不是意味着您对仓位管理有了新的理解?

  谭伟鸿先生:

  从个人的交易历史来看,既有过三个月时间以5万本金做到150万的小资金操作,也有过为企业进行套期保值而操作的上亿规模资金。从小资金到大资金,实际上并不是量的变化,而是质的飞跃,投资理念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从习惯了大资金的操作,重新回归到一个小账户的操作,却是真正交易技术的考验。

  选择轻量组参赛,就是要回归两方面的交易“本源”,一是对“资金”本身的理解。在大资金的操作中,会逐渐丧失对资金进出的敏感度,而对于交易员来说,资金是最可宝贵的,需要珍惜、尊重。二是对交易“技术”的回归。小资金账户不具备宏观对冲、产品配置等等交易优势,考验的是对市场理解的正确性和交易系统的有效性。

  清华期货07:做趋势能够忍受的回撤相对较大,这方面您怎么去定义?

  谭伟鸿先生:

  以参加比赛的账户而言,回撤是相对比较大的,但是,主要是利润的回撤,而不是本金的回撤。所以关于回撤的第一个理解是,我个人会相对容忍利润在某个阶段的回撤,但是本金却需要强化管理,不能容忍大幅回撤。第二个理解是,过于谨小慎微的回撤管理,实际上也会限制账户的突破性跃升。第三个理解是,即便出现较大幅度回撤,也不应该是在某一次持仓中的大幅回撤,因为在持仓状态下,永远应该有明确的止盈止损。回撤可能发生在阶段性的交易状态不佳,或者行情来回震荡地过于复杂,在趋势突破之前来回止损。

  清华期货08:20多年来您经过多个行业和社会角色转变,但为什么期货交易会是您最终的选择?

  谭伟鸿先生:

  1994年大学刚毕业就进入期货业,实际上是单位的内部岗位安排,但几个月后去交易所做红马甲,却是在当年的《中国期货杂志》上发表了文章《向往红马甲》,主动申请的。这是与一个行业的深深缘分。

  在20年里,历经多种行业与角色,做过企业家协会秘书长、民企集团总经理、党报集团经营部门总经理等等,但始终保持着对期货的研究与交易。小到5万资金三个月30倍,大到上亿企业资金的套期保值,和近十亿的股市操盘,与金融交易、期货交易始终若即若离,却深深牵挂。以期货的视角,准确预判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推动所在民企集团在年初就进行战略性产业收缩:裁撤子公司、清理原材料库存、退出远期合同,使企业成功规避了金融危机可能带来的数亿损失,个人也因此荣获了“杭州市有突出贡献人才”称号。

  我想,正是对期货的热爱、对交易的理解,决定了自己在年过不惑后,仍有足够的勇气主动选择、专注交易。

  清华期货09:这20年里您印象最深刻、对您影响也最大的交易是哪一次?

  谭伟鸿先生:

  我提出“成功导向成功”的理念,认为总结成功的交易,才能逐步建立并完善具有成功特质的交易系统。在多年的交易实践中,应该说印象深刻的交易非常多,但是,印象最深刻的交易却是没有参与的行情。

  那是2011年上半年的郑州棉花行情。当时还在党报传媒集团工作,对期货市场却一直保持关注。棉花价格在2010年从17000飙升到30000以上,进入2011年,市场的狂热程度丝毫不减。因为曾担任企业家协会秘书长,所以身边也有很多纺织产业的企业家朋友,都对棉花继续看好,或者至少没理由看空。作为一个当时的市场技术派旁观者,我却隐隐觉得市场会面临回归式的大幅度下跌,目标直指20000以下。市场后来的发展将这个预感演变成了事实。

  这样没参与交易的行情,包括很多交易过的行情,甚至我们观察历史上的一次次狂热的金融案例,都告诉我们一个基本的市场理念:在金融交易面前,人类的行为从未改变、周而复始。

  清华期货10:请您最后做一个总结,给《清华期货实战班》的同学们一些交易学习上的建议?

  谭伟鸿先生:

  期货交易或许并不是一门严谨的学科,可以按部就班地学习掌握,更多的是带着些捉摸不透的“艺术气息”。但是我们也会发现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有大量优秀的交易者,可以稳定、持续地在市场上盈利,这说明在充满不确定的金融交易过程中,必然存在着成功概率相对较高的方式、方法。这是我们需要进行期货交易学习的理由所在。

  期货交易学什么?应该善于向交易高手学习市场理念、交易逻辑的精髓,而不是针对某个交易品种的行情咨询。成功的交易系统,需要交易者在吸取高手经验的基础上,经过大量的交易实践,反复验证、反复提炼、反复领悟。

  期货学习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如果交易者已经建立了成功的交易体系,那么应该以开放的心态,听到市场最前沿的观念和信息,能顺应市场环境的变化而做出及时的调整。

  期货学习需要突破固有的认知。当一个交易者拘泥于“自我”的数据与模型,却始终没有“感受到”市场对自己的馈赠,还没有真正稳定持续的成功交易结果,这说明交易者还存在着交易认知的偏差,想象中的所谓自己的“交易系统”其实并没有真正建立。

  期货学习还需要放慢脚步、用心聆听。经常看到一些交易者付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赶着去听课,希望在课堂中听到导师快速有效的交易指导,却因为自身交易的修为层面还没达到,导致无法用心聆听到真知灼见。

  再次感谢谭伟鸿先生接受我们的专访!同时也祝贺谭伟鸿先生在这次大赛中再次获得佳绩!


  来源:清华深圳研究生院财富管理中心(ID:wealth-tsinghua)

 

来源:原创     日期:2018-11-02 09:14:24     浏览次数:7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