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丁圣元 -> 观点 -> 正文

期货技术分析教父丁圣元:股指涨水是要到处都有水

分享到:

       丁圣元,人称中国期货界技术分析“教父”,《实战型期货培训班》高级讲师,北大硕士,现为银河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做投资近二十年,曾从事过外汇交易、股票和债券投资管理、金融市场研究和金融产品设计等工作。先后翻译过诸多对期货业界影响深远的书籍,其翻译的《期货市场技术分析》(约翰·墨菲著)被国际市场誉为技术分析的“圣经”。
 
 
技术分析更能揭示本质
 
       丁圣元一直是坚定的技术分析崇尚者,在他的诸多著作中,也谈到了很多的技术分析思维理念和手段,“技术分析的基本特点是它不去追究原因,而是看到现象是什么,从现象到现象。”丁圣元认为,中国股市的不可排除的政治影响,使得从现象到现象的判定,可能更接近实物本质。
 
      而尝试使用基本面分析大都是需要解释的人群,比如基金公司。“基金公司必须要做一系列的宣传,才能把自己的行为解释清楚,它有向公众解释的义务。而技术分析往往是对冲性的基金,或者是自己的私募基金,钱也并不少,但它可能不大需要向公众做这样的解释。”但同时丁圣元也表示,基金公司的基本面分析也是有自己的价值的,即排除地雷,“国内股市的欺骗现象还是有,一旦发现欺诈的情况出现,我们对它的惩处和对我们的补偿都不是很到位,搞投资不弄清楚这个也是有问题的。”
 
       而针对股指的技术分析,丁圣元谈到,最基本的方法就是最好,比如目前的情况大家都希望有反转,摆脱颓势,量就很重要,基本的技术分析形态、反转形态也非常关键。而针对股指,最好是以长期分析为主,主要看五年一周期甚至更长的大势,以月线图为主,配合以周线、日线,这样大方向不会误判。而对于大趋势,丁圣元认为,“基本上行情上涨就像涨水,涨水是到处都要有水的,交易量也要大,统计执行的参与量也要多,假如是个别的现象,局部的现象,大势的验证程度就会很低,”
 
 
股指期货让市场更真实
 
       从2010年推出至今,股指已运行三年多,截至2013年3月28日,沪深300股指期货累计单边成交量2.4亿手,持仓量由上市初期的不足1万手增加至目前的超过12万手,2012年股指全球交易量排名第5的指数期货合约。沪深300股指期货的推出,改变了市场单边市的现状,也极大的推动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
 
       而市场也曾有一些声音,认为股指的做空机制推出,会对市场的稳定不利。丁圣元认为,“这是双刃剑,感情上希望都来做多,但从感情出来的东西大都是虚幻的,最终的伤害比当时的欢庆可能要大很多。”
 
       市场的基本功能是发现价格,而丁圣元认为每个市场交易者都在进行投票,越多的反应机制,越通畅的参与机制,才能促进市场和现实的状态融合得更好,形成良性的循环机制,从而防止泡沫的产生。“我们宁愿生活得更真实一些,也不愿生活在虚幻里头。”丁圣元认为。
 
 
       编者语:丁圣元将出席11月2日、3日由清华深圳研究院主办的“展望2014股指期货专题论坛暨实盘交易大讲堂”,发表“纵观全球金融形势,股指期货年度行情回顾与趋势展望”主题演讲。并现场签售《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同时与观众现场交流。同时,杨洪斌、宁金山、林广茂(浓汤野人30)、林波、方志、吴星、余定恒、杨文勇、刘志刚、邱国鹭等期货大佬,将一起在宏观分析与实战交易中探索2014股指操作秘籍。
详情:http://www.wealth-tsinghua.cn/static-pages/ztlt/gz_main.html



《第一届实战期货高峰论坛》丁圣元老师分享

 
以下是财富研修中心对丁圣元的采访实录:
 
       财富中心1:您是技术分析的崇尚者,在您的诸多著作中也阐释了非常多的市场分析思维理念和分析手段,在中国股市的大背景下,基本面分析和技术分析各对投资成功有多大的贡献?
 
       丁圣元基本面分析技术面分析各有各的特点和适用性,也都各自有成功的案例。比如巴菲特就是搞基本面分析的,甚至他把自己的领域都做到企业管理里去,直接创造价值,所以他是典型的基本面分析人物。但他和常规的基本面分析也不完全一样,就是经济学的那一套,但还是基本可以划入基本面分析流派。
 
       而技术分析又有自己的划分,传统的如看图表,拿铅笔直尺做的,也有用计算机做的,这都可以归入到技术分析的层面,技术分析的基本特点是它最重要的是不去追究原因,而是看到现象是什么,从现象到现象。我为什么对技术更看重呢,因为现象的产生是有原因的,而技术分析不去追求原因,因为原因过度复杂,而且当时不能具体的知道,所以无法去追求,不是不想追究,而且追究了以后的东西往往会把你误入歧途,所以不得已而退而求其次。从现象到现象也有很多依据,像古典经典《易经》,他的特点就是从现象到现象,如果现象相似,它背后的原因和结构也相似,同理的理论基础还是有它相当的实践性的,很多东西的印证和支撑的。即使是在国外市场,看基本面分析和技术分析大家采用的程度,一般需要对别人说事的,我希望我有很多话可讲,比如基金公司,不是基金公司管的钱多,这是个误会,而是基金公司必须要做一系列的宣传,对外讲很多东西,才能把自己的行为解释清楚,它有向公众解释的义务,所以它倾向于基本分析,因为基本分析本来就是要解释的。而技术分析往往是对冲性的基金,或者是自己的私募基金,钱也并不少,但它可能不大需要向公众做这样的解释。可是我们看现实世界有很多行业,金融投资和手艺差不多,好的手艺其实无法向公众解释清楚,讲得清楚的是一般的原则和规律性的东西,真正出彩的是不太好应用已有的规则或者已有的规律来弄清楚的,所以技术分析目前大概就处在这样的状态下,这是一个方面。
 
       如果你再看国内股市的大背景,就更复杂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叫“新兴加转轨”,政治对市场的干预,政治本身是不是清明,说的跟做的是不是一样。搞基本分析就要按照说的去做,隐含的东西哪弄的清楚。而国内市场本身是不是成熟,是不是完全照那个制度执行,就是说制度是一套,执行的东西可能有的时候一样有的时候不一样,情况很特别。所以在国内的投资环境中,从现象到现象,可能更容易揭示事情的本质,而你要追究原因到现象或者原因的推理,难度就更大一些。资料的准确性和历史的可重复性,验证的成本等等,难度就更高一些。所以在国内市场,技术分析成功可能性要远大于基本面分析。新兴的市场它的基本特点是波动比美国这种成熟股市大得多。从价值角度来看,波动高很多的话,基本价值怎么可能波动那么大呢。基本价值相对还是稳定的,市场波动性为什么比它要高,就是因为市场有其他的原因,那相对技术原因可能更能解决问题。在国内目前的现实情况下,事实也是现在好多基金公司号称宣传自己是搞价值分析的,但他们没仔细的去推敲,他的做法还是基础分析方面的,或者说基金公司的基本分析也是有价值的,那就是排除地雷,国内股市的欺骗现象还是有,一旦发现欺诈的情况出现,我们对它的惩处和对我们的补偿都还不是很到位,你去搞投资不弄清楚这个也是有问题的。而你投资的真正选择时机,选择股票或者做分配的时候,那技术分析可能是最主要的考虑。而从股市本身的周期性波动来看,熊长牛短,真正能给你的投资组合创造价值的年份很少,因为趋势给你创造利益的年份几乎是你唯一的选择,这时候你不搞技术分析怎么可能适应这个市场。
 
 
       财富中心2:你曾说过指数更适合成为技术分析的研究对象,那针对股指,您更看重哪些技术指标?一般会依据哪些指标判定入场时机?
 
       丁圣元:指数作为一个技术分析对象的优势是它的统计效应,它的个股之间,能够把它个股间的特点都平均掉,代表性就很强,更能代表一些实质性的问题,人为的影响和个股里突出的问题,这个就反映得越来越少。技术分析的对象就需要一个更符合客观规律的东西。从这一点上看,指数显然是一个更好的分析对象。不是说个股不能用,而是个股使用需要更小心一些,因为各种陷阱都不是市场应该有的,目前状况下规范程度还是不足的,这种情况下指数就更适合一些。
 
       另一方面就是就是指数上哪些指标作为分析方法更好,实际上最基本的方法最好,比如目前这种情况大家都希望有反转,摆脱颓势,量就很重要,基本的技术分析形态、反转形态也非常关键,因为这都是紧扣趋势来的,因此做趋势分析,特别是做指数趋势分析,回答趋势是什么,趋势处在哪个阶段,这些问题都是最基本的,工具也都是最基本的工具,比如基本的趋势分析工具,形态分析,交易量的分析,也很客观的,保证不淹没在细节里头,能看到大的方向。其次在股市上能够适用的东西也很多,它的特点,统计类的东西,行情来了,里面有多少股票是在涨多少股票是在跌,多少股票创新高的,多少股票还没有,关于市场的宽度、广度的统计指标在股市上特别有意义。基本上行情上涨就像涨水,涨水是到处都要有水的,交易量也要大,统计执行的参与量也要多,假如是个别的现象,局部的现象,大势的验证程度就会很低,进一步去推敲统计指标或者复杂的指标,有辅助的作用,在基本形态和基本交易量之外,能够提供一些附加的价值,就会有一些层次的感觉,另外长期分析为主,主要看大势,都是五年一个周期甚至更长,以月线图为主来作为主要方向分析的工具,配合以周线、日线,这样使自己对大方向不会误判。
 
 
       财富中心3:沪深300股指期货上市后,改变了市场"单边市"的特征。您如何看待发展股指期货的意义及它未来的发展前景?目前的发展困境和发展优势都有哪些?
 
       丁圣元:从市场的基本功能说起,市场的基本功能是发现价格,发现价值所在,我们每个市场交易者都在进行投票,投票路径越通畅,表达意见越便利,市场得出的结论更能反映真实的状态,股指期货既能做多也能做空,还能配合现货交易等多样化的交易方式,这跟过去现货只能做多,股指就太多了,既能做多做空、配合做套利、对冲、阿尔法交易也可以,各种各样的交易形式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发挥出来,各种形式就使得运用股指和股市的用法就大大拓展了使用的方式,方式拓展就使得盈利模式不再依赖常年的单边上涨,良性循环就开始了,更多的人和更多的方式参与到市场,表达的角度和便利性越来越多,反过来市场的行情走势和价格将更扎实,更能说明真实的状况,市场效率的提高,是符合市场发展的根本需要的,也是符合市场的根本利益,假如是一个泡沫或者虚幻的东西,跌的时候暴跌,涨的时候暴涨,回过头来对投资人是很大的伤害。而无论是涨还是跌都能反映一个真实的需要,那这个东西走得就更准确可靠一些,对市场投资者都是更好的结局。我们宁愿生活得更真实一些,也不愿生活在虚幻里头。这是它的一个重要意义,基于这个意义股指的发展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会进一步增加市场的效率和投资的方式,从市场活力的可能性大力拓展,将来各种股指期货的品种进一步推进,这都是好事情,交易制度的改进,对投资者的开放,小品种的出现,比如其他各种种类的指数,都是未来很有发展空间的地方。国内也有一些人看到市场走得比较弱,就觉得是不是市场只能做多才对市场有益,那不是的,这是双刃剑,感情上希望都来做多,但从感情出来的东西大都是虚幻的,最终的伤害比当时的欢庆可能要大很多,所以还是要呼吁坚定不移的发展股指期货衍生品的这个市场,远远是利大于弊的。
 
 
       财富中心4:光大事件出来后,市场对高频程序化的争论很大,那您如何看待未来技术程序化的发展前景?
 
       丁圣元:光大这个案例,需要认真总结,它有正反两方面的启示,正面的启示,有很优秀的人才,买了很好的IT基础设施,想尽办法从市场获取利益,说明国内市场参与者的复杂程度、高级程度、使用工具的能力、人才的积累程度都到了相当的高度,这就标志着国内的市场是向上升级的,都是正面的角度都是很好的,这就让市场参与者也要注意,要自我对照,比如十秒钟做了几万笔单子,毫秒级就是几十笔,这个就是检验各家计算机报单的速度、能力,这就是个标尺。光大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它能做到这一步,不知道有多少私募机构和其他单位能做到这一步,它表明我们市场的竞争水平,所以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这是这个案例正面的东西。
 
       反面的教训就是金融市场越来越复杂,本来证券公司和投资性金融业它涉及各个方面就应该往团队去发展,那他们在风控合规这个角度来讲是不够的,没有人当初有意去把这个事情做坏,但就是做业务的人走得太快,而风控落的太远,作为团队怎样更有效的配合,发展转型过程中必然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即脱节,导致孤军深入,结果导致风险,这种情况是负面的一种重要教训,无论是怎样的一个机构来做这个事,总得有周全的考虑,有适当的安排,平衡的考虑。在业务角度,追求业务是没错的,但也要看到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能适当的跟进,单方面突进可能带来的风险相当大。国内的这个状况也是值得提醒的,后来在公开媒体上也看到一些报道,讲光大内部各个部门对这个事情的看法,说实话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作为国内的金融机构或者其他市场参与者,追求效率总是根本的目标,一时跟不上但心里总要有跟的意识,这样应该是比较公允的。而不是看人家笑话,这样不好。
 
       股指作为技术分析的良好的对象,程序化交易其实是技术分析的延伸,只是采用了计算机工具,它的发展空间当然是非常好的,程序化交易分各种各样目的,比如大部分目的是做市商,解决大额交易的问题,不是以营利为目的,而是以大额交易为目的,这种在海外市场可能占了80%以上,
还有一种就是以营利为目的,但也有各种各样营利的模式,有做趋势、多空对做的,也有做套利的,各种形式都有,所有这些形式都是对市场效率提高、打破市场界限和隔阂都是有益的。所以程序化交易在国内市场的发展刚刚开个头,我们起点还是很高的,人才、技术的准备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市场秩序的发展和交易所的准备,而各个企业、各个投资团队的内部配合可能还是个大的问题,这是软性的、文化性的东西,可能是将来要解决的问题。
 
 
       财富中心5:股指挂牌至今已3年多,截至2013年3月28日,沪深300股指期货上市三年累计单边成交量是2.4亿手,持仓量由上市初期的不足1万手增加至目前的超过12万手,2012年股指期货成为全球交易量排名第5的指数期货合约。对于股指如此活跃的市场现状您如何看待其风险管理?
 
       丁圣元:股指的活跃其实就是反应了宏观经济的规模,宏观经济基础就是排名第二,股指排名第五应该不是(反映)什么风险问题,股指期货本身就是控制风险的,因为它对于各行各业可以带来做空、做多等各种各样灵活的手段,它作为一个工具本身对我们是非常必要的,所以它目前排名的量是很正常的。对整个宏观经济总量和发展势头都不是什么坏事。一定的活跃度也是好事,目前从中金所做的各种措施来看,对投资投机的限仓,临近交割月份的限仓等等制度,对市场异动的各种措施都是很好的,风控是有效的,这么多年做的这个事情是很好的探索,发展是稳健的。
 
 
       财富中心6:备受瞩目的国债期货9月初终于推出,但随即遇冷,市场分析称原因为机构等大的投资者还没有进入到国债期货市场,而目前共有70家证券公司、47家基金公司、7家信托公司、5家QFII,以及14家期货公司的资产管理产品以机构投资者身份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您作为机构投资者如何看待机构对国债期货和股指期货市场的影响?
 
       丁圣元:从市场化程度来看,利率市场化程度是什么程度,股市的市场化又是什么程度。从市场风险规避的角度来讲,衍生品处理风险的必要性来讲,显然就国内情况来看,股指要比其他大得多。所以国债期货的发展它需要一个过程,它跟利率市场化是连在一起的,国内的国债持有70%-80%是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基本是囤积的,不是交易的,所以虽然持有量大,但根本就不是有效的市场的一部分,拿过去基本都是脱离市场了,就像货币一样,中央银行发了很多货币给你,你把货币都贮藏起来了,那货币就脱离流动体系了。国债的问题影响面更大,涉及层次更深,影响面更广,但它跟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关系更密切,发展的周期更长,何况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考虑到国债期货过去历史上各种教训,会更谨慎,所以我觉得目前的状况发展是很好的。
 
       机构也是一样的,市场化程度不一样,哪只市场化程度高,机构需求就越大,哪只市场化程度低,机构需求就越小,这两个是相互促进,循环的过程,我还是有信心的,国内的经济体量放在那,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有规律性的,就像股指的发展一样,是基本的经济需要,金融的需要放在那。
 

       财富中心7:您有近二十年的投资经验,您之前写的书大都是关于技术分析的,也谈到《易经》,而易经我们更多觉得是理念和精神层面的东西,而技术分析就像您说的,它是非常直观的,那您觉得在这个市场中想要存活下来,内心的修炼也就是心理因素的影响,和交易技巧,到底哪个更重要?
 
       丁圣元:谈论这个问题难度很高,不过我首先纠正一点,易经既有具体的东西,也有抽象的东西,易经真是一个宝库。我为什么从对技术分析然后对易经很感兴趣,我对易经感兴趣也有二十年了,技术分析的重点就是因为现象、形态,而对易经是从远观天象,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观鸟兽虫鱼之文,它也是从现象总结出来的,很奇怪的是意象的总结有一个逻辑,或者说发展的过程,就是物形到意象,才到语言,所以易经的卦象是在语言之前的,可能语言都没有说的很通畅的时候卦象就有了,我们今天所有的文字解释也都是在它之后,我们今天去理解这个世界,我们对巫师那套哼唱那些都不太懂了,但实际上这些东西对人的精神作用是很大的,更接近自然,诗歌就介于清晰的文字表达,清晰的思想表达与含含糊糊的哼唱之间。所以技术分析某种意义也算是易经在金融市场的应用,它给人的挫折是什么呢,就是要不你就把它整个从高层面到底层面全部掌握,要不然就是管中窥豹。学技术分析做金融市场也是这个特点,很难把心理和具体的技术分开,因为用你的工具的还是你本人,如果你没有对自己的心理平静的能力,观察世界就会扭曲,用工具就用不好。所以了解技术、运用技术最终都还是归结到人,偏偏做投资这个事是跟钱有关,钱跟你的经济安全有关,要做到心理平静很难。但也有循环,工具的本旨掌握得越好越得心应手,给你建立的信心也越大,反而心情越容易平静,对自己的控制就越好。高手比赛,有信心的表现就更好一些,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更广阔的方面来说,做交易是很幸运的一件事,修炼自己全方位的东西,包括具体的技术,情绪的把握,哲理的认识,甚至包括对世界的认识,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反思,人活在世界上不就图活个明白,富裕还是贫穷都是其次的东西,活个明白可能更重要。
 
 
       财富中心8:您即将参加由财富中心主办的期货实战系列高峰论坛之【展望2014股指期货专题论坛暨实盘交易大讲堂】,并发表“纵观全球金融形势,股指期货年度行情回顾与趋势展望”的主题演讲,您对主办方此次以股指为主题举办的论坛有什么样的看法?  
 
       丁圣元:我对这个活动非常的赞赏,把教学和实践结合起来,很好的总结性和交流性的东西,非常的有价值,也能促进大家相互的交流,也能对国内业界的无论操作水平还是理论水平都能有一定的提升,所以我也愿意参与这样的活动,我会认真准备的。
 
 
       财富中心9:您翻译过很多对国内投资人产生非常深远影响的国外投资名作,像《期货市场技术分析》、《日本蜡烛图技术》等,同时您还自己撰写了《投资正途》等书,您近期会有新作面市么?
 
       丁圣元:没有,现在还在学《易经》,它有具体的东西,也有理念,也有哲学,非常丰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学起来也希望将来有好的成果带给大家。

来源: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日期:2013-10-21 16:23:30     浏览次数:1464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3682327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