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丁圣元 -> 观点 -> 正文

交易与人生——丁圣元谈《股票大作手回忆录》

分享到:

    丁圣元 —— 人称中国期货界技术分析“教父”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实战期货培训班》高级讲师,纵横国内外金融市场近20年,北大硕士,曾经先后从事外汇交易、股票和债券投资管理、金融市场研究和金融产品设计等业务工作。翻译著作《期货市场技术分析》、《日本蜡烛图技术》、《股票大作手操盘术》、《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等,著有《投资正途》。

    【导读】2010年12月丁圣元做客腾讯财经会客厅,同网友聊新的译作《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及投资理念。

腾讯财经访问丁圣元.jpg

    “这本书的最可贵之处在于,你还找不到任何一本书能够像这样诚实的把成长经历剖析出来。”丁圣元给予《股票大作手回忆录》这样的评价,“我们做交易的人可以时常拿它来照照镜子。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可以引领交易者更加清晰的认识市场,而其主角利弗莫尔四起四落的一生更是起到了很好的风险警示,他称,“人最终还是不能够战胜市场,但是同时也不需要对这个市场盲目恐惧”。利弗莫尔的成功以及失败都给我们很好的启示,在这个市场里面,是需要天份、努力以及对交易的热爱。

    丁圣元是这个市场的资深人士也是实战派人士,现任银河证券衍生产品部董事总经理,他对市场研究颇深,曾翻译过很多交易者耳熟能详的书籍,如《期货市场技术分析》、《日本蜡烛图》。

    在访谈中,他也畅谈了自己的投资经历,把自己的经历划分做三个阶段,同时也认为,而这些阶段也是一般交易者所必须经历的。

    结合自己多年的投资经验,他也给出了一些实际的建议和书目,建议交易人循序渐进的进行学习才能更加深刻的理解这个市场,有所提高。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腾讯的网友们好!欢迎来到腾讯《财经会客厅》,我是主持人轶婷。今天我们《财经会客厅》请到的嘉宾是银河证券衍生产品部董事总经理丁圣元先生,丁老师您好!

    丁老师曾经为我们带来了《期货市场技术分析》、《日本蜡烛图技术》等等被股票投资者誉为枕边书的著作,如果没有他,我们现在可能都看不到这些书的中文版。今天丁老师为我们带来的《股票作手回忆录》。这本书描述了华尔街市场最出色的投资人杰西·利弗莫尔的充满传奇经历的一生,您认为这本著作给我们留下来最大的启示是什么呢?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是交易人的一面镜子

    丁圣元:这本书是很宝贵的一本书,一般来讲,做交易的人,特别是赚钱的人都不会说自己到底怎么回事。杰西·利弗莫尔为什么要说给别人听?当时他做得比较大,有这么一个故事,他太太找一个裁缝做衣服,去了三趟,因为比较熟了,那裁缝就推荐给她说哪只股票会涨,可以买,就是想这样让利弗莫尔把这只股票托起来。他在人生最好的年华接受一个名记者的采访,把从14岁开始的历史一五一十的交待出来,目的是不做对不起普通人的事。

    你还找不到任何一本书能够像这样诚实的把成长经历剖析出来。14岁的时候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初中毕业,然后去打工。然后就开始做交易,也是很偶然的机会做交易。其中一波三折,四起四落,这么一个过程就有启发。

    对我们最大的启发是什么?第一个从技术角度来讲,他那个时代,你从他整个历史当中,从个别的技巧,超级短线到大市,从一点点认识市场,认识趋势,这是技术分析的过程。你可以很透彻看到当初的《期货市场技术分析》怎么通过这些前辈一点一点积累下来,这是交易技巧。

    第二,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只是一个穷小子,后来却过着很奢华的生活,都是从自己的交易出来的。所有的钱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这么去折腾。他最典型的一次是第二次失败回老家的时候,他说我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干这一行的料,所以觉得应该转行了。这么伟大的一个天才,遇到交易挫折也会这样想。这本书还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就是可以给我们做交易的人心路的过程。

    这样使我们做交易的人可以时常拿它来照照镜子。

    主持人:这么一个大师几起几落最终还是失败了,是不是刚好证明了证券市场确实是充满艰辛的?

    丁圣元:我们作为负责任的财经编辑,像您这样提醒我们网友还有投资人时刻注意风险是我们应该的,因为这个事确实是很有风险,就像孩子去学跳舞,学钢琴一样,真正能够出人头地的肯定是少数。

    刚才说到他四起四落最后还是落下去了,但是他的落和交易经验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在这个人从小出生他对自己的生活也是没有有控制的,后院起火。应该说最后的失败主要还是生活上,不是在交易上。

    主持人:他的“起”是因为什么?“落”又是因为什么?

    丁圣元:分几个阶段,前面几个“起”,第一“起”就是自己作为一个小伙计,在人家的报价行里头,报价设备不像现在这么先进,每个人都有电脑,那个时候没有电脑,就有一个电报机随时打那个数字,大家要看到怎么办呢?有一个人坐在电报机旁边,那个小带子不断的往外吐,就大声的读,有人在黑板上一个个写。接着写另外一个,回来再擦掉再重新写。有一个人看那个电报,有一个人写那个,他就是写那个黑板上的小伙计。这就需要他做什么呢?如果你记一两个数字问题不大,如果是整天连续这么做,这个就不容易,杰西·利弗莫尔他天生有数学天赋,从小数学学得就好,还因为数学好跳过级,不管别人念多快,他都能记下来。有条不紊的写在黑板上。他的父亲对他很严厉,他们老家在波斯顿附近,田地很多,但是很贫瘠,地里有好多石头,他父亲让他尽早帮他去劳作。他母亲对他比较宠爱,愿意让他去读书,结果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中毕业他就出来了,什么也不懂。

    但是他有一个好处,他看到行情数字波动之后,这个数字对他来说很敏感,他看到数字波动之后,慢慢慢慢注意到他感觉这个数字怎么变,有的变化比较小,有的变化比较大。他就想,这个大的变化有没有什么征兆?他发现有征兆。现在很少有人去看上有成交价,下有成交价。最微观的那个你也要有,他就从最微观的那个跳动之中找到了一种心态。

    比如说原来涨过,比如说猛涨一下,突然掉下去,掉得不多,但是在那儿横盘,横盘一段时间之后越横越窄。突然有一天稍微一拉,对他来说就是形态。他脑子里记得这样的东西很多。价格波动,他注意到很短暂的小的波动。

    后来他为什么做交易呢?他虽然没有意识到这是钱,但是还是愿意学这个东西。他看到价格波动的形态,知道这个东西之后,不知道这个能赚钱,只是觉得这一行好玩。自己拿一个小本,每天把技术的东西记在本上。按照我的经验,14岁的小伙计,按说下班之后去玩去,他不是,他下了班以后在营业部呆着。把自己的记录和纸带拿出来,从头开始看起核对,我看的那个股票,当时记得那个形态应该是跌的,跌了没有。果然跌了,说明这个是对的。我预料它应该涨的,没涨,这里有什么问题。

    他做这种功课,知道这些东西能够挣钱以前已经做了很多很多功课。过了大概一段时间之后,有一次一个小伙计在营业部打工的小伙计中午一块儿吃饭的时候说,你借点钱给我。他问借钱干嘛?然后小伙计说炒股票。他说炒股票应该是有钱的人玩的东西,都是有车,穿得很光鲜的。我们打工的哪儿能玩这个?他说你要做什么?然后他就说我要做什么。然后他把小本拿出来,翻翻自己的帐,一查,果然那个要涨。

    他就从这儿开始,他自己过去只是简单的去验证,碰巧这个小伙计说要买这个股票,然后查,果然有,两个人凑了五毛钱,就去做这个交易。做了之后果然赚钱了,从这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你看他的经历,这是很偶然的,但是是一个天才。

    股票投资是天分+勤奋+热情

    主持人:从这里能给我们投资者什么样的启示呢?

    丁圣元:你要想真正做这个交易的话,还是要有一点天分,有一点勤奋,还要有用功,还要真正好这个东西。跟我们其他所有的行业都一样,人类也挺残酷的,他也要有竞争。竞争的市场才有效,不能说我很懒,什么也不愿意做,我能挣很多钱。如果这样的话,你想你的市场是什么样的市场。

    就像钢琴、绘画,所有的艺术一样。

    主持人:但是他是八十年以前的一个失败者,最终还是失败了。

    丁圣元:他的那个几起几落的过程,不妨把这个人这一辈子都视为不断尝试的过程,越尝试越大。没有人能够在这个市场,最后失败是必然的。就像你要跟太阳或者是跟地球,人总是要死的。人不可能战胜市场,从这个意义上讲,他还是相当成功的。

    最后失败的时候,虽然欠了债,那是生意上的债,生意是破产的,但是生活没有问题。

    主持人:他的失败给我们什么启示?

    丁圣元:其实我们中国的古典哲学是很有价值的,我是我们古典哲学的信奉者。当我们讲健康的时候,西方人讲健康的时候说练健美,胸大肌,腹肌,非要练成那个样子。按照中国人的标准是什么?要平衡,你平衡就是健康。你可能天生可能壮一点,你可能天生瘦一点,这都不要紧,只要你保持平衡就非常好。

    把这个观点应用到我们的事业和生活上来,平衡还差很多。现在这个时代,也不能要求每个人做道德标兵或者你想在任何方面追求成功,至少你的私生活或者是各个方面不至于太离谱。如果太离谱了,最后必然会导致翻车。

    主持人:他的翻车不是因为技术而是因为私生活?

    丁圣元:他离婚了,他有两个儿子,最宠爱的大儿子,后来他的前妻为了报复他从纽约搬到洛杉矶,为了不让他看到儿子,儿子也是很晚骑摩托车兜风,后来他妈妈不高兴。后来也喝点酒,说了点不高兴的,就把家里的枪拿出来,两个人拉扯中开了一枪打中了儿子的腹部。当时杰西·利弗莫尔在法国度假,当时听了如雷轰顶。他的私生活很糜烂。

    主持人:而您翻译这本书是不是代表您对他的投资理论的一些高度赞同?

    丁圣元:他是一个先驱也是一个探索者,通过自身的切身体验总结技术分析。从这个角度来讲,是值得推崇的,相当不错。另外他通过自己的交易实践证明技术分析是可行的。现在很多人说杰西·利弗莫尔没有做好,说他失败了,我们听说这个技术分析师是一个大的学派,大家都在用。你要知道真正做交易成功的人是不怎么会讲的,一般是不说的。

    要举一个愿意讲的人,另外一个人斯丹尼.克罗尔,他有好多书,其中有一些书是讲他追随杰西·利弗莫尔的足迹,当时的事件都去重温,这是一个很成功的交易者,他也很愿意和我们分享,但是你要知道他跟我们分享的东西就是专业的东西,很少有自己心理的活动还有成长的过程。

    主持人:《股票大作手回忆录》这本书之前也有好几个翻译版本了,为什么这次还要重新翻译呢?是因为以前的几个版本有什么地方不妥吗?

    丁圣元:这个也是读者的要求,我的时间比较忙,我不愿意在一般的事情上下工夫。为什么会考虑翻译这本书呢,第一,确实是读者的要求,所以我翻译下来。另外,这本书我也看过,英文我也看过,相关的几本书我都看过。那个故事从那本书上来的,对我们来讲,那些故事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这段经历,尤其是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是45岁,这是巅峰。他愿意教给大家成长的过程,对我们的启发太好了,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这本书为什么我愿意投入精力做这个事呢?也有好几个版本,公平竞争,这么一个好的经典,给我们读者多一个选择,我相信还是有帮助的。

    股票投资要跟着大势走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书里的有一些投机理论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您觉得在今天的中国股市哪些理论比较适合?

    丁圣元:像跟着大势走的这种理论太重要了。因为我们中国这个市场不是很成熟的市场。我们的波动是40%、50%,70%、80%,今天涨20%、30%不得了,举国同庆。

    主持人:可以理解为您认为现在的中国股票市场还是一个投机的市场吗?

    丁圣元:也不能这么讲。如果是作为投资者看待这个市场的话,一方面我们可以探讨我们希望证券部门对这个市场太好一些,另外不要对它有太多的情绪。市场本身20年了,20年还不是很成熟,历史也不是很长,它有问题当然有问题。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呢?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尽可能的适应它,或者是不做,你要做尽可能适应它,这是一个忠告。

    主持人:说到中国资本市场20周年了,您觉得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的地方和可以提高的地方在哪儿?

    丁圣元:这个话题比较大了。我们现在资本市场20年,往前展望应该怎么做。其实我们有些敏感的话我不讲,我只从市场本身来讲。一个好的资本市场首先有一个好的固定收益市场。固定收益市场实际上是一个利率、信用还有现金流的评估。所谓价值投资或者说评估一切东西的价值尺度的基础。没有这样一个好的市场,实际上你在判断所谓投资价值的时候你是很难获得一个价值尺度。

    第二点,对大部分投资者,为什么好多投资人一聊都是股票,其实有很多投资人他是风险业务型的,他没有其他的投资渠道可去。要做的话,也就是这个股市流通多一点。对他们来讲迫切需要这种市场,他不想冒险,就是想固定收益。

    第三,我们在探讨中国市场发展的时候,对西方市场有好多误会,比如说衍生品市场,存在的误会太多了。我们在总结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你要知道美国金融市场效率肯定是很高的,金融市场相对于整个经济是一个服务者,一个服务者你不希望它效率高吗?你主人犯错误的时候,比如说美国金融危机就是房地产市场靠十年的牛市,没有人不做这个房地产生意,银行必然就做贷款,做了贷款以后还不够,后来资产证券化,卖掉。回笼资金再去做。这个很合乎理由。

    我不会轻易参加这种投机,但是这样董事就会不干了,人家都在做了,你还不干,三年你熬得住,五年你熬得住吗?恐怕你这个总经理的位子都坐不住了,研究了八年九年,根本还是在这个地方。

    说到衍生品的作用,第一个就是因为金融市场本身就应该有效率,衍生品是必需的,它是自然产生的,缺这一块效率就会很低。比如我们举办婚礼,你去订一个酒席,交一个定金,说这个宴席你可以去,这就是衍生品。金融产品只是金融产品的衍生化。金融市场的效率应该高,美国采取措施救经济的时候很有效。

    整个金融市场的效率提高是以分工为前提的,恰当的分工很重要,而我们现在的分工是不清晰的。证券公司该干什么?大家说你上了股票市场,你做投资者,大家都一样。

    还有一点是刚才说的误解。发展市场最根本的一条,我们也看到整个国际趋势就是标准化和透明度。

    主持人:结合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是可以结合一些《股票作手回忆录》里面理念作为我们操作的指导呢?

    丁圣元:其实刚才讲的那个市场宏观一点,跟我们操作的关系不是很密切。真正做交易的人从《股票作手回忆录》里头,要学技术的话,你可以看他怎么去磨炼他的交易技巧,一开始是从小的做,慢慢看大势,到最后把基本面的东西跟大势结合起来做,这是我们学技巧的产品。

    还有更重要的是每个人做交易,交易是关乎钱的得失,心理的影响是很大的。杰西·利弗莫尔是一个小小子,他的衣食都靠这个东西,他的心理的波动和心理成长的历程对我们做交易的人做一个对照或者是反思自己,这是两个层面的事情。

    主持人:确实这本书里面提到了有关心理学和人性对于一个投资人的巨大影响,很多地方都是不可以克服的。总结来讲,是不是有些人根本就不适合做股票?

    丁圣元:也可以这样讲。按照杰西·利弗莫尔这个说法,学习交易的过程实际上就是纠正自己错误的过程,你要肯认识自己的错误,肯反省,你要肯纠正。有的时候是很痛苦的,不是那么容易。这个事情如果你不肯做的话,肯定是不行的。纠错的过程严格意义上来讲就是改造自己的过程,真的是改造自己,江山易改,本性难易,很痛苦。

    主持人:您认为在股票市场里究竟是什么力量在冥冥中主导着市场的涨跌,普通投资者应该加强哪方面的训练提高自己呢?

    丁圣元:你看我们去学太极功,太极推手的时候有一个功夫叫“听”,你要跟对手之间两个人都是圆弧劲,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的圆弧劲我不铺散给你,但是我要知道你往哪儿使劲,这叫“听”。我要知道对方的趋势是什么。

    第二,要借人家的力量,就是他往哪儿去的时候我借着他的力量去做。某种意义上真正会做交易的人其实是很容易做交易的,因为如果你真的听的话,把自己抛开,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或者是杂念的话,真的练到那个程度,听起来就容易得多。

    这就像潭水越深越平静,照出来的水面的倒影越清晰。如果你有波动,哗啦哗啦流起来了,它照出来的水面就会走样,就会失真。

    人心就是一个潭水,潭水静照出来的样子就清晰。按日常生活中很难静的,要练自己,怎么样去做减法。

    主持人:怎么样做减法呢?

    丁圣元:这个跟读书类似,读一本书,你从博览到读厚,一本书的背后的千言万语是很多的,为什么翻一本书我们要尊重原作者的素材,你能够从中从薄读到厚,你一定要结合自己的阅历,你要把那么多厚的东西读薄了,为什么呢?从薄了到厚了,你作学问和了解知识越多越好。你从厚又读薄了是什么意思?任何时候你做任何事情,你只能选择一个,一个时候只能做一件事情。一定告诉你,做的人只能是按照简单的做法做,那就有矛盾了。你看了那么多,想了那么多,最后你只能做一个。很简单,这个是不是一个矛盾呢?这一步怎么跨呢?就是吃透。真正从厚到薄。

    从表面上看着很丰富,很繁杂的东西找到本质上一致的地方,怎么样不走样的反映返照。第二是能够简化,真正做交易做得好的就是这样的,并不是带很多自己的想法。他就是按照市场去走,市场怎么样,我就跟着去做,往往是这样的。

    股票投资需经历三个阶段

    主持人:对于您自己来说是怎么样的呢?刚才我们谈到了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历,提到在这个市场里面要求要有天赋,要用功,还要好这个。您本人是怎么样的呢?

    丁圣元:我是90年做外汇交易。当时赔很多钱,幸亏当时是给单位做。

    主持人:您跟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历也有一些相似?

    丁圣元:没有人家好。他一开始很杰出,我一开始磕磕绊绊的。我反思这个过程,我找出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看山识山,看水识水”。刚入市的时候,看到涨你就买,看到跌,你就去卖。这个时候一半赢,一半输。

    主持人:刚开始不是都赔吗?

    丁圣元:真正血气方刚的人去做,一开始还是能够马马虎虎的。有人说我智商这么高,投入这么多的精力,大概从90年开始头两年都是在这个阶段。

    后来进入第二个阶段,“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我去学好多东西,听好多讲座,看了好多书,然后再来做,回家还用功,看了好多报告,看了好多新闻。我应该把能力提高一点。你看到涨的时候你会分析这个涨背后是什么道理,这不是涨了,这个涨背后是什么道理,涨了以后是怎么继续跌呢?是调整呢?还是涨了以后继续涨。

    第一个阶段也是一个简单的反应,到第二个阶段就是多了,一会是这样,一会儿是这样。杰西·利弗莫尔第二次失败回家的时候就是进入了第二个阶段。你会怀疑自己,你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做出来的亏的面多于赢的面。

    第二个阶段时间很长了,我头两年算是第一个阶段,两年以后一直到七、八年之间都是第二个阶段。

    主持人:你当时有没有考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做这一行?

    丁圣元:肯定会怀疑自己。因为你怎么做怎么赔,怎么做怎么不对,怎么这么挫折呢?你肯定会怀疑自己,第二个阶段很痛苦。但是它也催你去努力。第二个阶段你不能放弃。

    我始终强调一点,人这一辈子肯定有一个前程,就像练琴的人,你不能一开始投入的东西太多,一开始如果投入太多就会有问题。那个时候虽然赔钱,是给单位做的,赔的是单位的,不是自己的。所以还能坐在这儿跟你聊天,有好多人没有这么幸运。

    第三个阶段,就是后来痛苦了以后,一开始是学这个技术分析,学这些东西,学经济学,实际上都不能解决问题。它是一个螺旋上涨的过程。后来要看《周易》、《孙子兵法》、《老子》这些书,某种意义上来讲,方法你固然要学,经验的层面也要去积累,还要能够把它吃透,吃透就要学一点哲学。要有一点理念,要有一点哲学。

    这样才有可能到第三个阶段去,到这个时候你才能养成一个习惯,把自己当成一个第三人去分析他。

    主持人:那股市跟《周易》跟《孙子兵法》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

    丁圣元:关联太深了。打个比方,我们普通人都觉得《周易》是算命的,《周易》讲的就是变化,变化是什么呢?形式就是趋势的形式。假如市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变化,就是以趋势的变化来做的,《周易》把这个道理讲透了。这是我们现在的作者应该好好翻译。《周易》凝聚了好多代人的智慧。另外它确实很认真。

    我们现在人学《周易》的一个痛苦的地方是你没有童子功,《周易》的卦相还有语言最好是从小就记得滚瓜烂熟的,前后的联系还有对比,跟生活的启示还有关联,你很容易能够吸收。我学《周易》痛苦就痛苦在没有童子功,看了后面就忘了前面,看了前面就忘了后面。

    主持人:具体的运用在什么方面?

    丁圣元:比如像我自己写的那本书里头,我就借用先天的八卦的卦序,借用魔法价格的形态做了一般的趋势应该怎么样走法的形态,然后分析它每个阶段的特点。实际上我做的这个工作也可能是把我们从一个角度,趋势演变过程的那个角度翻译《周易》的那些想法。

    说到《老子》,《周易》有两块,一块是你要不断的天行健,另外一块是君子以厚德载物,心胸要开阔,为人要厚道,做事情要宽容和包容。强调的是前面那个。

    《老子》这个哲学强调的是坤的这个哲学更多一些。像刚才说的他希望你静如止水,你静如止水才能看到完整的客观的现实是什么样。他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老子》有另外的价值。

    某种意义上,你看那个相机和看音响设备,音响放在上面,你发现好的音响设备都是很沉,很大很重,才能把声音尽可能保真的传播。这是坤的哲学或者是老子的哲学。

    反过来讲,如果我不是在研究这个世界,我是在表现自己的时候,音响里表达的声音以及相机表达的时候,你尽可能的充分要自我发挥。

    有人说“君子厚德载物”,你别吱声,都是甘为人后,其实不是这样的,当你是一个观察者是辅助者的时候你要强调这个道。

    主持人:后来到现在您投资做的不错。

    丁圣元:也不能说不错,这个事没有止境的。现在比以前也超脱。

    主持人:您信奉过巴菲特价值投资的理念吗?

    丁圣元:价值投资和技术分析表面上看是两个方面,实际上是一致的。价值分析的重点是一个横向的比较,这个东西跟那个东西的关系相互比较怎么样,技术分析我不看横向,尽可能的看纵向。一个个体在竞争的系统里头,他自身的演变历史能够说明他的演变的过程。横向的竞争关系也是他过去所有的特点形成了现在的反映。股市这个对象是极为复杂的,对于一个复杂的对象技术分析肯定实用一些。包罗万象,你去看很难理清楚。

    主持人:我们的投资者是不是应该尽量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有的适合投资,有的适合投机。

    丁圣元:比如巴菲特那一套,看报表,确实能够有火眼金睛你可以。

    主持人:我们投资者是应该两者结合起来去用,还是只坚持一种?就是看情况一会用价值一会用技术?

    丁圣元:最好是把它吃透。怕的就是这个我也知道一点,那个我也知道一点,哪个本质你都没有掌握。你要从薄到厚,从厚到薄的过程你要经历,与其两个都有,还不如把一个完整的过程吃透了。宁可精也不要过多,还是要减法为上。

    交易者学习应循序渐进

    主持人:如果请您给我们的投资者开一个书目,结合您自己的经历还有杰西·利弗莫尔的经历,您觉得他们怎么样的一个读书过程比较好?

    丁圣元:学技术这一块应该从方法开始,比如像《金融市场技术分析》和《日本蜡烛图》,你要先掌握基本的方法,你观察市场,开头很重要的。有了这个方法以后,观察市场就有一个线索,你知道要去看什么,然后你去观察市场,拿一点小钱开始做。做了以后你就会跟市场有互动,市场是一个很好的镜子,会把你所有的行为都反映出来。

    然后你就可以开始看《股票大作手回忆录》,你一定要好好的研究自己的交易记录,看人家的案例,结合自己的情况不断的反思,然后再回过头分析方法结合起来。这样自己对这个市场的领悟真正的真刀实枪。

    再下一步应该看《周易》、《老子》、《孙子兵法》,看一点哲学的东西。还有对哲学的应用。最重要的还是把《周易》、《老子》这样的书好好看一看。

    《孙子兵法》相对于《周易》和《老子》更容易懂一些,它讲的就是一个事,这个事也要把它好好琢磨透也不容易。

    主持人:这必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丁圣元:肯定的。

    主持人:开始上来看《周易》肯定不行。

    丁圣元:《周易》你可以开始看,看不懂不要紧,记住它,然后做这件事不耽误。

    主持人:您研究《周易》多长时间了?

    丁圣元:可能从开始做交易的时候就开始看。那个时候没有感觉到,还有好多错误,这个东西是算命,其实不全是这样。它实在是一个很丰富的东西。

    主持人:您对于有一些做图翻译也是在逐渐研究的过程当中把他们翻译出来了?

    丁圣元:我解除了中国的古典比较早,一开始的时候有些理念不知不觉还可以潜移默化的听,《老子》我很喜欢,《周易》没有看,《周易》实在看不懂。《老子》《孙子兵法》、《庄子》在大学时候就开始看。无论是《日本蜡烛图技术》还是《期货市场技术分析》,像我们一些哲学思想都是有帮助的。特别是我写的前言里头都能看得出来。

    当前市场趋势未变

    主持人:最后请您结合我们现在股市运行的经济环境给我们讲解一些您自己对股市的操作的看法。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去做一些什么样的投资理念进行操作比较好?

    丁圣元:这个问题很困难了。对技术分析大家都有一个误会,比如说这个东西是拿来预测的,不是的,它更多的是一个技术,它是怎样走的,你就应该怎样去做。到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你就会发现还是这样。

    你就观察它的月线,如果月线一个比一个高的话,一切东西都以这个为依准,目前看月线是在呈这个态势,你轻易不能动摇。某种意义上减法减到最后,遇到任何事不要轻易改变,市场的变化也是这样的。什么叫趋势?趋势就是一根筋。

    主持人:趋势就是一根筋?也就是现在还没有改变?

    丁圣元:对,认准了一个方向,轻易不要改变。

    主持人:如果最后再请您用一句话评价您的新翻译的著作,您会怎么样评价?

    丁圣元:这本书倾注了我的很多心血,我现在40多岁,也是我一生相对比较成熟的一个阶段,跟十年前,二十年前大不一样。这本书花了很多心血,值得认真探讨财富的人推荐,值得向认真探讨交易经验的人推荐,值得向在交易当中经历挫折,希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的人推荐。你看了绝对不会后悔。

    主持人:非常感谢丁老师今天作客我们的财经会客厅。如果有什么具体的问题以后欢迎登陆我们的腾讯财经微博,在微博里边向丁圣元老师提问。今天节目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大家的收看,感谢丁圣元老师。


来源:腾讯财经     日期:2015-06-03 15:11:06     浏览次数:1878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