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期货培训讲师 -> 丁圣元 -> 观点 -> 正文

大道至简,悟在天成: 期货技术分析“教父”丁圣元的投资正途

分享到:

    从翻译美国史蒂夫.尼森的《日本蜡烛图技术——古老东方投资术的现代指南》到约翰.墨菲的《期货市场技术分析》,从译著埃德温.勒菲弗的《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到自己撰写《投资正途》,丁圣元自1993年起翻译和创作了十余本金融投资书籍,其中许多图书再版二十多次,是从事金融行业,特别是期货从业者的必读经典。丁圣元也被期货同行亲切的誉为“期货图书馆”。


    我翻译经典是为了解答自己的疑问

    丁圣元翻译的书籍,深入浅出,文字优美,结构清晰,但只有其自己知道,这条探索之路并不平坦,翻译书籍的历程记录了他探求市场的心酸,而博采众长、为我所用才帮助丁圣元在这个市场里探索到了自己的投资正途。

    丁圣元1990年的时候就开始做外汇交易,作为一名交易员,对交易的技术深深的着迷,同时,也产生了很多疑问与困扰,带着这些问题,他开始向国外的大师寻找答案。他的译著不仅使他自己的交易水平迅速提升,所翻译的书籍帮助很多人解决了在投资过程中出现的难题。


    从1到多再到1,成功从来不是走直线

    丁圣元翻译书籍的过程,正是其不断成长与感悟的过程。他将这个过程类比于道教学说,也就是一个从一到多再到一的过程。

    第一阶段,一开始是对市场一无所知,不知道怎么去操作,于是开始去学习。这个时候,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你看到涨的时候,你就做涨,看到跌的时候你就做跌,这个时候你一半成一半输。在这个阶段里,通过学习和翻译《期货市场技术分析》和《日本蜡烛图技术》,丁圣元解决了方法和技巧的问题。

    第二阶段,是多的阶段,这一阶段里丁圣元学到的方法已经很多很繁杂,但没有能够吸收、归纳并形成自己的方法。为什么自己的经验也丰富了,技术也比较娴熟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提高投资决策的正确率呢?这时候他买了很多软件,听了很多课程,不断自己琢磨,但这个时候,学的越多,似乎越发糊涂,亏损也越大,反而不如第一个阶段,这个时候丁圣元开始解决哲学和观念的问题,翻译了《逆向思考的艺术》。

    第三阶段,重新回到一,而这个一已不再是最初的一无所知,而是知行合一,想到、做到、经历过第二阶段不断的挫折与打击后,你能坚持总结自己的为什么做错,并坚持从挫折中吸取教训,在反复的试错与反思中,总结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在这一阶段里,丁圣元主要是借鉴他人成功或失败的经验,比如《股票大作手操盘术》、《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等。


    大道至简:回归趋势定义找答案

    从1993年翻译书籍到现在,丁圣元一直在市场里实践着他的所学。而这个过程中,有成功的喜悦,更有多次失败的痛苦。唯一能让丁圣元坚持下来的原因就是他面前的那条投资道路越来越清晰。

    在整个投资道路当中,丁圣元发现方法越简单越简明的越好。他建议,就是任何时候,你遇到困惑的时候,回到趋势的定义上去,如果你对技术分析本身的了解,你觉得自己遇到困惑的时候,你就好好的回顾,道式理论到底怎么讲的。

    趋势就是对波峰与波谷的分析

    用传统的中国文化理念去理解趋势,并利用西方成熟的技术方法去判断趋势、顺应趋势。这就是丁圣元在投资理念上的独到之处。

    用丁圣元的话来说,趋势的定义实际上就是波峰和波谷的分析,如果你把它简化一下变成什么样呢?你每天看的三张图表最重要,一个是日线,一个是周线,一个是月线。所以什么叫趋势,就借助趋势定义,你能这样理解,比如日线,第二根日线比第一根日线高,这就是上升趋势,两根日线就足以,周线也同样,月线也同样,如果月线、周线、日线三根线都是呈现上升趋势,那没有问题,正常的上升趋势,如果三个之间是有矛盾的,像今天这种情况,周线向上,日线向下,一切都以月线为主,长期趋势,长期趋势不变,什么都不变。所以这种情况就是,你利用短线的回调机会,反而成为你入市的一个很好的点。


    我是一名技术分析者

    在丁圣元看来,技术分析具有终极的价值,决定性的价值,你只要看到技术分析所面对的对象就知道了,那是因为我们技术分析面对的对象就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面对自身群体的问题,实际上没有很好的科学化手段的。技术分析不是科学而是经验性的总结,特别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经验总结,如果想要超越技术分析的话,我们就要问我们自己能否超越自己,这是问题的核心和关键。国际金融市场上有一个基本点,mark-to-market,不光会计做帐时是一个原则,在判断市场趋势也是基本点。所以技术分析一方面是不得已而为知的,另一方面是经验性的东西,同时,使用者要不断积累提高。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到目前为止,我们人类工具当中,还没有什么可以取代技术分析工具的。最流行的计算机工具也是把技术分析自动化的结果,所以我赞成用技术分析做交易。如果你是一个真正成熟的技术分析者,你应该不拒绝基本面的因素。为什么呢?因为技术分析得出的结论,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可能性的结果,要做可能性的判断,绝对不是一种非对即错的结果。假如你面对的结果和分析的对象具有一种可能性的话,你要尽可能多地接受信息,而且要尽可能把这些信息拼在一起去。从这个意义上说,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不是互相排斥的,而是要尽可能掌握信息,把这些信息综合到一起,这是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的关系。

    还有一点最关键,我还是一个技术分析者,要做技术分析,也要把基本分析结合在一起。但是就市场变化本身来讲,市场变化是最终的裁决者,技术分析是最终的决策者,这个是不能调和的。假如我们研究市场要有一个总的框架,技术分析提供这框架,在这个框架之下再做基本分析,而不是反过来。所以很多人批评技术分析的时候,我有一点一直很困惑,他们对技术分析了解多少,这是我一直特别困惑的,还有对技术分析本身了解多少,我也很困惑。在面对未来的时候,没有人有科学化的方法来预测未来,在预测时即使他打着基本面分析的旗号,也是在做技术分析的预测,经验性做法等都可以归为技术分析的,比如说CPI的预测往往就是根据移动平均线平滑过去,这就是典型的技术方法。

    丁老师说每个人禀赋不同、兴趣不同,最重要的是找自己合适的投资理念和工具。而在他看来,什么工具越简单、简易、简明,什么工具就越适合用来观察市场、揭示事实。而这就是他在20年的学习和实践中探索而来的投资正途。


来源:清华财富     日期:2015-03-11 17:53:54     浏览次数:2521    



在线咨询
免费热线

400-9696-876